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传说中的高人(上)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小李子,你说,传说中的高人,是不是就住这座山上?”
    一座巨大的高山脚下,一个年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负手而立,仰望着山顶,似是在询问别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青年眉若双剑,直插双鬓,鼻如悬胆,目似朗星。一身华绸,昭示着家世非凡。只是静静的负手而立,却是气宇轩昂,如鹤立鸡群,与众不同。
    只是青年面容上的憔悴和忧虑,让青年看起来不是那么平静。
    在青年身后,一名灰衣男子一直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听到青年说完话后,灰衣男子紧紧上前一步,躬身道:“殿下,这些都是坊间的传言,哪里会有什么高人存在,若真的是有什么高人,那也只是对一般人而言。殿下您要召见,只需派人前来就好了,哪里用得着殿下您自己亲来呢。”
    “住口!”青年呵斥道。
    “既然是高人,那自当是我亲自前来的好。这样,也显得我的诚心。若是只派人过来,惹恼了对方,那岂不是得不尝失?”
    “是,是。还是殿下说的有理。小人想的有些差了,还是殿下有远见。”灰衣人,也就是小李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只是站在青年身后,没有让青年看到。
    所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自八百年前,大秦帝国帝王昏庸无道,惹得天下大乱,导致烽烟四起,强横一时的大秦帝国,短短时间内,分崩离析。
    随着大秦帝国的崩坏,秦远帝也随之驾崩。
    其后,秦武帝秦风登基。凭借其强硬的手段,长远的眼光,硬是将快要覆灭的大秦撑起。
    自此,天下一分为三。分别为大秦、大楚和大汉。
    而青年正是大秦当今的太子,名为秦钰,今年二十有四。
    时至今日,三国鼎立共存八百年。大秦自武帝以后,每一代秦帝的愿望,皆是想恢复当年始皇的荣耀,一统天下。然而,八百年来,此愿望终不可得。三国之间,相互为敌,却又相互牵制。只要其中一方有所异动,另外两方自然会行成统一战线。
    凭大秦一国之力,如何灭得大楚与大汉的联手?
    数百年来,三国之间你争我夺,屡见不鲜。大秦非但没有实现一统的梦想,反倒每况愈下。对外,疲于应付大楚与大汉的外界压迫;对内,朝堂之上也是分帮立派,尔虞我诈不断。
    身为大秦太子殿下,却是危机四伏,处于风暴旋涡的中心。
    皇家多儿孙,对皇位觑觎者,自是众多。作为太子,却是无人相助,不得已下,唯有暗中寻访人才,作为自己的根基。
    此次听闻这落见峰有高人,秦钰自是不容错过,第一时间率人前来,想请得高人前去为自己助阵。
    “可是……殿下……若是此人并没有像坊间传言那般,咱们该怎么办?”小李子试探着说道。
    秦钰皱了皱眉,有些不敢确定的道:“应该不会吧。”
    抬头仰望山巅,口中喃喃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忽又自言自语道:“能作出此等诗句之人,这等心境,这等才华,岂是一般之人?”
    秦钰转头向身后一名大汉道:“赵将军,依你所见,又当如何?”
    被称为赵将军之人,乃是一名身高约莫八尺的大汉,名为赵宗。听到秦钰的询问,立刻上前一步,面带愧色的拱手向秦钰道:“回禀殿下,臣乃一介武夫,对于此事,臣实在知之有限。”
    秦钰点点头。“这也不怪你,你不必这般。”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来了,不妨看看再议吧。”秦钰道。
    说完,率先一步向山顶登去。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这座山峰,攀登起来,并不比蜀道容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通向山巅,两边是悬崖峭壁,深不见底,稍有不慎,就会掉落下去,葬身崖底。
    秦钰一马当先,小李子和赵宗自是紧随其后。
    在赵宗身后,四名同样魁梧的大汉无声的追随在后,神情冷漠,不时的打量着四周,一脸的戒备之色。
    一行数人沿着羊肠小道慢慢向山顶行去,沿途所过,两边皆是悬崖峭壁,深不见底;一登山之路也是崎岖难行,一个不小心,就会失足掉下去,尸骨难寻。
    行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几人才至半山腰。赵宗及四名大汉倒还好些,秦钰早已汗流浃背,特别是小李子,早就说不出话来,腿脚都颤。几人寻了一处稍大些的平台坐下,稍作休息。小李子拿出一袋水递给秦钰,一脸的苍白,略带愤懑的道:“这哪里什么高人啊?怎么住在这么个破地方。”
    心中更是腹诽不已:“不过一破诗而已,总归是别人的传闻,竟然自己遭受这么大的罪。这要是真有些学问还罢了。若只是徒有其表,定然不会与之善罢甘休。”
    小李子这话,也只能暗自嘀咕一下,当真要说出被秦钰知晓,只怕秦钰掌嘴的可能都有。
    “小李子,万万不可再胡言,高人自有高人的作法,哪里是以常理度之。”秦钰面容有些不悦的道。
    “是,是,殿下所言及是。”小李子哪里敢反驳秦钰所说,慌忙躬身认错。
    秦钰倒也没有过多追究。小李子跟随自己从小长大,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除了有时会小看人之外,并无其它不妥之处。过往,秦钰对小李子,倒也不是太过苛刻。不过,这一次,事关重大,容不得有半点错失。
    秦钰严厉的道:“小李子,本宫再说最后一遍,此次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差池,若是因你惹怒了高人,休本宫孤不念旧情。”
    见秦钰怒,小李子自是惊惧万分,连忙跪倒在秦钰身前。“殿下,奴才知罪,求殿下息怒。”
    “起来吧,本宫知道你只是心疼本宫,但若是当真请得高人为本宫效力,再苦再累一些,又有何妨?”
    “谢殿下开恩,奴才明白了。”小李子站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不敢多言。
    稍作片刻的休息,一行人继续向山顶前行。
    约莫再次行走了半个多时辰,一阵悠扬的一琴声突然传到几人的耳中。这琴声悠美动人,轻吟空灵,让人顿时感觉身处空旷之地,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空。
    一行数人,竟是被这琴声打动,忍不住停下脚步倾听,就连赵宗几名武夫,都陶醉其中。半响,琴毕,一行人只觉神清气爽,所有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
    秦钰面露喜色,忍不住感慨道:“果然乃世外高人,仅凭琴声,就让人心旷神怡。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呐。”此等琴音,非一般人可以弹奏出,除去需要极高的琴技之外,还需要一尘不染的心境,若没凡脱俗的心,同样强奏不出这等出尘的曲子。
    “走,我们快点。”眼见天色渐晚,这琴音让几人疲乏尽去,秦钰不想多耽搁,加快度向山巅行去。琴声再次响起,回荡山间。
    一登上山顶,一片空旷的平地呈现在几人面前,在平地的远处,一排小木屋依石而建,连成一片。就在几人打量山顶之时,琴音嘎然而止。
    众人只觉一阵异样,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怀抱一把木琴,神色不善的看着秦钰一行人,冷声道:“你们是何人?为何会在此地?”
    秦钰一拱手,笑道:“在下秦钰,贸然上山,打扰公子抚琴,还请见谅。”
    秦钰直起身,再次笑道:“敢问公子如何称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到秦钰低头认错,白衣男子也不好过多的责备。拱了拱手回礼道:“在下风清云。不知各位上这落见峰,有何贵干?若是无事,还请各位先行离去。”
    风清云虽未过多的责备秦钰,倒也未曾透出欢迎之色。
    言下之意,若是秦钰没事,就可以回去了。
    “大胆,你可知道,在你面前的可是当朝太子殿下,小心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将你拿下见官。”小李子见什么也没说,风清云就开口赶人。作为当朝太子,哪里受得这样的气?他小李子都哪里去,别人也要给上三分薄面。这风清云当真不知好歹,敢这般说话。小李子忍不住开口呵责道。
    “当朝太子,当真是好大的威风。”秦钰还没来得及呵斥小李子,陡然一个男声传出。随着话音刚落,一名看起来颇为年轻,大约在十五、六的少年从木屋中走出,在不远处站定。
    看到这少年,原本古波不惊的风清云顿时躬了躬身道:“弟子见过师尊。”
    少年随意挥了挥手,示意风清云免礼。淡淡的看向秦钰道:“太子殿下?好大的威风。”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