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 传说中的高人(下)

    少年神色冷漠的看着秦钰一行人,一身黑色长袍让人感觉无法接近。一头乌黑的长及腰,只是随意的束缚在背后,卓而不群。
    秦钰看了一眼少年,又看看风清云,似乎有些茫然。
    原本看到风清云一身白衣胜雪,温文尔雅,加上之前听得琴声,秦钰认定风清云可能就是自己所要找的高人,陡然间,看到二十七、八的风清云,称呼这黑衣少年为师尊,顿时有些不知所已。
    有些愣神的站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何人?敢这般对太子说话,难道想造反不成?”见之前说话,秦钰并没有开口,小李子以为秦钰并不反对自己这般说,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直接面对黑衣少年。
    “此处可有你说话的份?”黑衣少年背负着双手,并没有太多的话语,也未曾有过激的作为,只是淡淡的一瞥,却是让小李子如遭巨震,忍不住倒退数步,看向黑衣少年的神色惊恐万分。惊惧的指着黑衣少年道:“你……你……”
    “住口。”原本失神的秦钰,此刻终于回过神来,立刻呵斥道。“赵将军,先将小李子拿下。”
    赵宗听到秦钰的吩咐,立刻上前,将小李子压下。秦钰看也不看小李子,只是厉声道:“回头再收拾你。”
    转身向黑衣少年拱手道:“这位……这位……”只说了两句,秦钰一时间倒是有些无言,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从第一印象,秦钰就认为风清云乃是传说中的高人。另人惊诧之处,乃是心中的‘高人’,竟然称呼这少年为师尊,那自己该如何称呼?
    好在秦钰乃是当朝太子,二十余年来,所见之人皆是当朝大官,哪一个不是老奸巨滑之人,哪怕是身为武将,都不一定完全是耿直毫无心数之人。只是短短的瞬间失神,秦钰就有了对策。
    再次向黑衣少年拱手行礼道:“这位先生,下人有些不懂事,冲撞了先生,还望先生海函,回去之后,定然严惩不怠。”
    黑衣少年挥挥手,一幅风淡云清的道:“惩罚不惩罚,那是你作为主人之事,勿须和我交待。”
    接着又道:“殿下若是无事,此处也并非游山玩水之所,不过茅庐几所,殿下若是想观景,还请另觅去处吧。”
    “这……”秦钰看了一眼黑衣少年,又看了一眼风清云,神色有些犹豫。
    在秦钰看来,能作出“桃花坞里桃花庵……”这等诗词之人,定然是脱凡尘的大才之人,有着历红繁华后看破红尘的心镜,哪里是眼前的少年所以作出来的。
    倒是风清云,从一开始未曾见人,仅通过琴声,就能感觉出弹琴之人的凡脱俗的心境。所以,秦钰认为,那大作,定然是风清云所作。这风清云,也正是他所要寻找的‘高人’。
    只是令秦钰未曾想到之处,风清云竟然会称呼这黑衣少年为师尊。一少年罢了,何德何能?
    若非是眼下怕得罪风清云,秦钰哪里会给这少年的面子?真要说让秦钰这般下山,秦钰当然心有不甘。想了想,咬牙道:“实不相瞒,本宫此次前来,并非为了游山玩水之乐,乃是为了拜师而来。”
    话一说完,秦钰向风清云一揖到底道:“风师,还请您收我为徒。”
    风清云没有想到秦钰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禁转头看向黑衣少年,有些失声道:“师尊……”
    此刻的风清云,那里还有之前那副出尘的模样,反倒是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面对家长时,那种不知所措,惶恐不安的状态。
    黑衣少年仿佛没有看到风清云的表情,转过身淡淡的道:“不必看我,你自行决定。”
    说完,黑衣少年背负着双手,缓缓踱着步子向木屋走去。
    见黑衣少年进了木屋之后,风清云哪里还有之前的不安,再次恢复之前的凡之色。
    “殿下,在下不过一琴师罢了,并且,在下如今还未出师,没有师尊的允许,哪里可为殿下之师,殿下还是请回吧。”风清云向秦钰拱了拱手,有些歉意的说道。
    听到风清云再次拒绝,秦钰顿时有些着急,就连赵宗也是面露不瞒之色。秦钰身为大秦太子,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得太子看重,这是何等荣幸之事,没想到对方却是三番五次的拒绝。也多亏是太子殿下一向性格温和,并且求贤若渴,这才容得下这些平民在此放肆,若是换作他人,只怕早叫人将此处夷为平地。
    所谓主忧臣劳,主辱臣死。见秦钰受挫,赵宗一步踏出,神色不瞒道:“太子殿下求贤若渴,礼贤下士。这般折身而请,尔等不知感恩,反而屡次三番拒绝,当真以为殿下脾气好,尔等就敢肆无忌惮。若是这样,本将拼着任由殿下责罚,也要让尔等尝试本将的厉害。”
    赵宗气势大盛,直逼风清云,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迹象。
    秦钰嘴角蠕动,刚想开口,风清云却是先一步开口道:“正因为是太子殿下,也正是因为殿下礼贤下士,若非如此,仅凭你们,还能在此久留?”
    风清云任由赵宗气势压迫,整个人如渊亭山立,不动不摇。
    仅凭这一点,就让一旁的秦钰眼前一亮。
    赵宗是何人,秦钰心中再清楚不过,乃是名副其实的百战之将,在战场之上杀人无数。赵宗的气势,自然凶猛无比,那可是实实在在杀人无数后积累的杀气,在赵宗历经数次大战回来后,秦钰见到赵宗都被他这扑面杀气惊到。未曾想风清云竟然在这惊人的气息之下,恍若未觉,处之坦然。
    这让秦钰越坚信风清云就是自己所要寻找之人。“对方不断的拒绝,或许只是在试探自己是否诚心,据说,高人一般都有着自己的怪脾气,或者说傲气。”秦钰心中作想
    秦钰整了整衣装,再次一揖到底,诚挚的道:“风先生,在下诚心为求师而来,但有所需,在下定然全力以赴,还望风先生万勿拒绝。”
    秦钰贵为一国太子,始终放低身段,身上并无任何的傲气。风清云也不好再冷言相向,轻叹一声道:“太子殿下诚意十足,在下亦有所感。只是,非是在下不愿,该因在下也是至今学艺不精,怕是有误殿下。”
    “风先生过谦了。只作出‘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等大作,怎么是学艺不精之人?”
    在秦钰看来,那一诗词,是何等的惬意,脱和释然。自是胸有丘壑,只是不愿俗世罢了。
    风清云略显尴尬,同时松了一口气道:“殿下误人,这桃花庵歌,非是在下所作,乃是家师之作。”
    “什么?”秦钰有些吃惊的道。“不是风先生的大作?敢问令师是?”
    风清云面色有些不悦。微怒道:“殿下是和在下开玩笑吗?方才家师当面,不过刚刚进入屋中,殿下还明知故问,不知殿下是何意?”
    “那……那……那真的是令师?”秦钰此次当真被惊吓道。
    方才风清云称呼黑衣少年为师,也不为意,或许那只是风清云的徒儿配合着演一场戏罢了,不曾风清云再次提及,从风清云表情看来,再敢多言,必会恼怒,可见其真诚之处。实叫人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