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 少年收徒(上)

    风清云见秦钰一脸的震惊之色,不似作伪。想想自己当初比秦钰还要吃惊的模样,面容稍作缓和。
    笑道:“非是在下与殿下戏言,方才确实是家师。”
    “敢问,令师贵庚?”
    听到风清云的肯定回答,秦钰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对方明明看起来只是一个少年罢了,怎么会有风清云这等弟子,无论是琴技,还是风清云的各方面表,都是非常出众。
    仅仅从外表看来,风清云的气度非凡,再加上琴由心生,谁可以教导出这样的弟子?若仅仅从外表来看,对方的师尊乃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无论如何,秦钰也难以相信。
    除非,传说中,若是驻颜有术,可以永保青春不老。在秦钰猜想中,对方定然是这一类人。
    为了确定一下,这才出口询问年龄。
    “家师今年十六。”风清云道。
    “什么?”秦钰大吃一惊,就连赵宗等人,也是惊骇万分。没想到,对方真的只是十几岁的少年。
    “不知令师……令师……”秦钰也不知道如何询问才好,十几岁的少年,哪怕从孩童之时学起,也未必会有多少学问。
    “殿下是想问,家师如何能教导在下是吧?”
    秦钰狠狠的点了点头,就连身后的赵宗等人,同样不禁点头附和。
    “或许殿下以为,单凭外表看来,家师不过十几岁之龄,自然是学识有限。不过,对一般人,做学问,自是越是年长,见识学问积累越是雄厚。只是,对家师,却是不可以常理度之。单凭外表,家师确是十几岁之龄;然而对于所学所知,家师却是胸有邱壑,学究天人,在下惭愧,五年以来,所学所知,依旧不及家师万一……”风清云说完,一脸的惭愧。只是在说及黑衣少年之时,脸上的崇拜及狂热,令秦钰一一看在眼中。
    “五年前?那岂不是说,那个时候,那少年才十一岁罢了?”秦钰心中一算,对风清云所言,抱有怀疑。
    风清云虽然一脸的狂热,对黑衣少年的崇拜简直无以加复,在秦钰看来,或许只是没有见识到更多的大才罢了,又或许是被少年给欺骗上,脸上的迟疑之色,虽然一闪即失,依旧被风清云看在眼中。
    不禁有些恼怒道:“殿下可是对在下的话不信?还是不信家师?”
    面对风清云这般直白的质问,秦钰倒是不好直接回答,有些犹豫的道:“这……”
    风清云深吸一口气道:“四年前,我大秦帝国科考,在下寒窗苦读十数载,终不负所望,荣夺榜,成为新科状元……”
    “等等……”风清云刚说及此处,秦钰突然打断风清云的话,皱眉道:“你方才说,你是四年前的新科状元?”
    风清云不知秦钰之意,茫然的点头道:“正是。”
    秦钰依旧眉头紧锁,似是在苦苦思索着。忽然抬起头,看向风清云道:“你原本不叫风清云,确切的说,应该称你为风申,对么?”
    风清云笑道:“不瞒殿下,正是在下。”
    秦钰一脸的恍然之色。“难怪,当初新科状元应该走马上任,怎么一夜之间,就消声匿迹了,任由当今天子派出无数人探查,原来是隐居了此处。”
    当初,风申才华横溢,一文‘国论’,引得满堂喝采,更为今上钦点头名状元。秦钰也有幸览读风申之文,当即为之拜服,惊呼大才。有心欲见一面,而不可得。未曾想,今日居然在此相遇。
    风申之才,秦钰自是早就有数。当初风申‘国论’之言,其中道:“治国者,当是以法立言,使民知其然,不可使其知其所以然……”让秦钰记忆尤新。
    原本,秦钰拜访风申,请风申为东宫幕僚,风申突兀的失踪,帝国派人寻找了许久,都沓无音讯,秦钰自然也无法寻到风申的踪迹。为此,秦钰还失落了许久。
    明白自己见到的是风申,秦钰心中好一番激动。只是再想想风申这等大才,竟然在五年前,就拜不过十一岁之龄的少年为师,实属不可思议。
    “风先生,当初为何不辞而别?”秦钰疑问道。
    风清云的神色有些迷离,似是回想起往日之事。
    “那一日,我高中榜,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你便是今科状元风申?”
    风申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红花,游完街后,回去住处。未曾想却被一黑衣少年拦住去路。
    “正是本官,你是谁家的少年?为何在此拦住本官的去路?”
    大秦帝国新科状元,一但受到秦帝的承认,便为七品官。
    “本尊见你乃是可造之才,特意在此等候,收你为弟子。”黑衣少年道。
    “收本官为弟子?”风申似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自己正是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闻名天下。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大言不惭的跑来,说是要收自己为弟子,这少年不是脑子坏了,就是来消遣自己。
    风申当即不耐烦的道:“你是谁家的孩子?还不回去,在此拦截本官,本官见你年幼,不于细纠。若再纠缠不休,休怪本官送你入官府。”
    少年面容平静,对风申的不耐之色恍若未觉,依旧淡淡的道:“本尊所言非虚,只因你与本尊有缘,特来教化于你。”
    风申扑哧一笑,眼中充满着戏谑之意。眼下正好自己也无大事,倒是要看看这少年意欲何为。收起心中的恼怒,笑道:“真是大言不惭。那本官倒是想要问问,你有何可以教本官?”
    “你此次高中榜,可是因为一篇‘国论’之文,引得当今天子重视?”少年波澜不惊的道。
    “正是。”说到这‘国论’。正是风申得意之作,被少年提及,满脸的得色。
    “当真是荒谬。”少年不屑的斥责道。
    “什么?”原以为无论如何,少年至少会赞扬自己一通,未曾想开口便是斥责。风申的脸色顿时涨红。被一个少年这般呵斥,作为新科状元,颜面何存?面容阴沉道:“今日,你若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休怪本官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