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心悦诚服

    “弟子拜见师尊。”风申走到少年面前,向少年弯腰行礼道。行完礼,便走至一旁,沉默不语。
    “如何?可是心中不服?”少年淡淡的道。
    风申无言以对,自是不想说出中的不甘。自己堂堂新科状元,竟然因为一个赌注,而拜在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门下,这要传扬出去,只怕会成为天下最大的笑话。并且,风申可不认为自己不如对方,只是因为一个赌注而已,或许对方只是从某处看到了一些孤本,自己一不小心,上了对方的圈套罢了。
    风申只想着如何将这少年打走,永远不要再回来才是。心中思索一翻,没有回答少的话,反倒话题一转道:“依师尊方才之言,若是两国交战,需让百姓知晓为何而战,令上下同心,对否?”
    少年点头道:“正是。”
    “若是敌国来袭,与百姓明言,自无不可,当是群起而敌挡。然,百姓思安,若征战天下,又将如何?何以让上下一心,令百姓奋勇上阵?”
    “此乃语言表达之道。”少年淡淡的笑道。
    “何以让百姓效死命?百姓求安,若是国将不国,何以求安?此乃其一。其二,天下不定,哪得安稳,是以,要让百姓知晓,天下定,才百姓安,如若不然,唯有受尽苦难。其三,百姓同样希望封侯拜相,若是十年寒窗无望,何以求?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此乃语言之威。一个口才好的人可以抵得上百万雄师,更可以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从古至今,那些成功的政治家、军事家,哪一个不是口绽莲花之辈?”
    少年一席话,让风申目瞪口呆。仔细思索一下,句句在理,竟是无言以对。想要反驳,现自己语穷词尽,找不到任何的话可以回驳。一句“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就连自己,都有些热血冲动,恨不得前去边疆,杀敌争功。
    “难道,作为君王,只能是徒呈口舌之辈?”风申道。
    “此言又差。”少年道。“以你之见,身为君王,又当如何?”
    “君王者,当勤于政事,分清忠奸……”风申仰头说道。
    少年淡淡一笑道:“何为忠?何为奸?”
    “忠于君王,忠于帝国,自为忠。反之,即为奸。”风申道。
    “错!”
    少年再次否决……
    “如若只是一味的愚忠,视人不明,理事不清,要之有何用?若是大忠似奸,大伪似真,又当如何?”
    少年简短几句,却如当头棒喝,让风申一时间木讷无语。
    “君王者,当知人善用……当礼贤下士……当是使民效死命……”
    少年一连串的说法,却是让风申无言以对。
    风申早已不知不觉下马,来到少年身前,身形也自然而然的微微谦逊。时光流逝,天色也逐渐变晚,风申已是对少年心服口服,所提的问题,不但被少年一一解答。倒而少年说出的一些,无论是为人处事道,还是所见所闻,竟是风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比如,少年所言:“为人者,当是着方圆之道,外圆内方,不可全方,亦不可过圆。方圆有道,才是为人处世根本……”
    尔后,与少年的一席谈话,让风申见识到了更为广扩的天地,更多的事物,这才现,自己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
    与少年聊得越多,风申只觉所见得越多,获益也是非凡。
    原本的询问,只是想刁难少年,未曾想少年却是一一作出解答。
    从少年的神情当中,风申分明看出少年已猜出了自己的心思,却是没有说破,反倒是诚心实意,为自己授道解惑。
    风申也从一开始的刁难,变成诚心求学,将这些年来遇到的一些疑问,一一提出。
    一个愿问,一个愿答,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晚。两人在路边已临近一个多时辰,耳边传来敲更的声音,风申才知自己已询问颇多。再次拱身行礼:“多谢师尊解惑。”这一声,倒是喊的诚心实意。
    “为师姓岳名璟,你可愿跟随为师做学?”少年老成持重的道。
    “弟子愿意。”风申躬身行礼道。
    这一拜,风申心悦诚服。
    “好,此后,你便更名为清云,风清云!”少年道。
    “多谢师尊赐名。”尔后,风申舍去新科状元,追随岳璟身后。
    风清云,正是此前的风申。话一说完,整个人依旧沉浸在过往之中。秦钰也没有开口,谁也没有打破这片沉默。
    风清云的简单叙述,彻底的震惊了秦钰,那一句句,句句警世,句句在理。此刻,秦钰脑中思绪翻腾,恨不得马上得以拜少年为师,若能得此大才指点,想来,自己前途必然远大。
    “那这五年来,你一直跟随岳师在此?”秦钰问道。言语之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不自觉得有了尊重之意。
    “那倒不是。这些年来,前期是和师尊一起行走天下,历经世间繁华。师尊说,这样可以看清世间冷暖,可以尝尽人间百态……至于来到落见峰,也只是在此待了一年罢了。”风清云感慨的道。
    “你们,一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秦钰惊讶的道。
    风清云笑道:“也不算是苦行僧的生活吧。用师尊的话来说,就是一种修行。对我们自身的成长,有很大的好处,也可磨炼我们的心境。”
    “这些天来,跟随师尊身后,终于让我明白,曾经的我是多么的渺小,也让我见识到了更为广褒的天地。”
    风清云一脸的向往之意,始终对岳璟一脸的崇拜之色。
    不只是风清云,就连秦钰和赵宗,在听完风清云简单的叙述后,都有着一脸的向往和崇敬,恨不得自己化为风清云,替代他跟随岳璟身边。
    这些事一件件,让秦钰心中对岳璟有了更多的认识,也越的向往跟随岳璟学习,若非身份所迫,秦钰也愿意放下所有,跟随岳璟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