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道祖之路

    这些事一件件,让秦钰心中对岳璟有了更多的认识,也越的向往跟随岳璟学习,若非身份所迫,秦钰也愿意放下所有,跟随岳璟左右。
    秦钰心中汹涌澎湃,若得岳璟相助,必会如虎添翼。然后,从清琴口中得知,似乎每次岳璟收徒,皆是自行寻找,心中认定之人,才会收其为徒。否则,哪怕心意再诚,也是一率不收。
    秦钰心中有些苦恼和担心,也不知道岳璟会不会收自己,如何才能拜得岳璟为师。
    秦钰走到清琴身前,向清琴拱手道:“还请琴先生助我。”
    清琴面露难色道:“不知殿下需在下如何助你?”
    “还请琴先生助我,如何拜得岳师门下。”秦钰道。
    清琴身为大秦百姓,又是五年前的新科状元,心中无疑对大秦有着特殊的感情。秦钰的表现,也让清琴对其大有好感。也希望秦钰可以拜在师尊门下。
    再者,这些年跟随岳璟行走天下,见过太多太多的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也见过太多的尸横遍野,战殍无数……清琴看在眼中,却是徒叹奈何。想要不再生灵涂炭,唯有天下一统,方可结束这纷乱的战世。
    据清琴这短短的接触来看,秦钰身为太子,却是不骄不燥,礼贤下士,想来以后也是一个明君。不过,仅有这一点还是不足。君主者,还需要决断的霸气。
    清琴心中也铭师尊岳璟的一言:大忠似奸,大伪似真。
    仅仅是现在看到秦钰太子这般表现,虽说现在礼贤下士,不过是现在所求与人罢了,谁知会不会过河拆桥?
    自古以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例子还在少数吗?
    不提外面秦钰和清琴如何,木屋内,岳璟一脸盘膝坐于床上,眉宇紧锁,似是在思索什么样的问题,没有一个答案。
    “十年了,我该如何做才好呢?”岳璟自言一句。
    回想自己进入这里,已有十年的时候,据当初来此至今,已有十年的时间,十余年来,自己走遍天下,所寻者,还远远不够,也不知何是才是个头。
    “三千大道,传道者,可得功名,得功名者,可获得传承。”岳璟脑海中回想当初听到的一句话,尔后,更是为此付出努力。
    岳璟,来自于名为地球的一个星球,一场变故,让岳璟莫名的来到了此处。
    岳璟本是地球一古文学生,无意间得到的一石珠,让岳璟来到此处。
    这是一个异样的世界,也是一个完全与自己所熟知的历史不一样。这是一个战火纷乱的年代,这是一个全新的三国,秦、汉、楚三国争霸天下。
    令岳璟惊骇之处,乃是进入这世界之后,那颗珠子竟然进入岳璟的脑海之中,想想当日生的情况,岳璟依旧有些莫名其妙。
    岳璟看着不再熟悉的环境,眼前一片陌生。一座破庙,破败不堪,屋顶上破洞抬头可见天空。朝北的高堂之上,一尊菩萨早已缠尽蛛丝,除了破败之外,还有荒凉。令岳璟惊骇之处,乃是自己竟然从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变成一名只有六岁的孩童。
    岳璟看了看自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心中一阵叹息。岳璟似是想到什么,突然起身,想往庙外走去,只觉眼前一黑,脑袋一阵眩晕,身体一阵虚弱,差一点错过去。心中感叹,这身体,也太差了一些。
    缓了缓片刻,直到这种眩晕感逐渐消失,岳璟才再次直起身体,向庙外走去。
    寻找了片刻,岳璟才在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照了照溪水,看到水中倒映着熟悉的面庞,这才松了口气。一阵虚弱感传来,腹中传来饥饿感,岳璟休息了一会儿,喝了点溪水,补充了一些体力,这才起身,进入小溪中,抓了几条小鱼作为充饥。
    吃完鱼,岳璟再次回到破庙,此处看来只能作为一个落脚之处,当然,也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总归是要去寻个出路。
    突然,岳璟只觉脑海一阵巨痛,似乎快要裂开了一般,眼前一阵眩晕,再次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岳璟才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得脑海中似乎了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岳璟突兀的响起,将岳璟差点吓得魂不附体。
    “我终于又可以出来了……终于到这里了吗?”脑海中的声音响起。
    “你是什么人?是人是鬼?怎么会在我脑中说话?”岳璟神色一阵慌张,有些不明所以。岳璟似是想起什么,问道:“难道,我来此处,是你搞的鬼?”
    “你来这里,正是我所为。只是……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那声音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你给我出来。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来?”岳璟喊道。
    “我就在你的脑海中,如何出来?”那声音再次道。
    “在我脑海中?你如何进去的?你到底是何物?”岳璟迫切的一连窜的询问。
    任谁莫名其妙的,在脑海中有了另外一个声音,谁都感到恐惧和无法接受。
    “你真的已经忘记了吗?”那声音没有回答岳璟的问题,反问道。
    岳璟道:“我为何要记得你?”
    那苍老的声音一声深深的叹息。“是的,你都忘了,你应该都忘了。”
    那声音道:“我是你之前的那颗珠子,名为传世珠。我的存在,乃是让人习得三千大道,成为一代道祖。至于为何让你来此处,这里,正是你的起点。”
    “三千大道?那是什么?”岳璟不解的问道。“道祖,那又是什么?”
    “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法三千,道不可计数。每人都有每人的道。所谓道法三千、条条通大道,终点都是天道。”那声音道。“道祖者,自是教化弟子,传承三千大道,教化世间。”
    “教化世间?我只是一个古文学生而已,又如何教化世间?这三千大道,又是何物?你所说太过笼统,如何教化弟子?”岳璟问道。
    教化弟子,岳璟自然是明白,可是如何去教,又教什么?这却是最大的疑问之处。
    “即为传世珠,当作传世之用,如何去教化弟子,接下来,你自是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