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 传世珠

    “即为传世珠,当作传世之用,如何去教化弟子,接下来,你自是会知道。”那声音在岳璟的脑海中说道。
    岳璟感觉脑海中的一个珠子,在散着乳白色的光芒,这光芒很温和,不是太过强烈,给人一种很温暖,犹如怀抱的舒适,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这光团不断的扩大,很快从岳璟的脑中透出,充斥着岳璟的整个意识。最后慢慢的扩大,覆盖了岳璟的全身。好在这是白天,也是一个荒无人烟的破庙,没有其他人看见。若是有别人在,一定能看到,一团乳白色的光芒,将岳璟笼罩其中,如同一个巨大的蛋一般。
    岳璟只觉脑海中一片混沌,尔后更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从脑海中传出,最后,连全身都传来疼痛,这疼痛感痛彻心扉,深入骨髓。岳璟死死的咬着牙,忍受着这如刮骨般的疼痛,汗水不停的从脸颊滑落,早就打湿了衣服。可这疼痛却是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依旧如潮水般袭来,不断冲击着岳璟的神经。虚弱的岳璟哪受得了这般苦楚,大叫一声,再次昏厥过去。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岳璟再次从昏厥中醒来,整个人如脱虚了一般,浑身早已被汗水浸湿,湿哒哒的让岳璟感到异常难受。有些胀的脑袋,让岳璟顾不得这份难受,忍不住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缓解一下这胀的脑袋。
    岳璟眼前一黑,大量的信息突然纷沓而来,让岳璟的差点再次昏迷。
    好半响,岳璟才又恢复了正常,脑海中的晕胀也通通消失。
    岳璟闭上眼,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现自己脑海中凭空的多出了许多的知识。其中包括地球上许多的知识量,那些曾经自己学过的知识或者早已经忘记,此刻却如铭刻般出现在脑中,无比的清晰。
    还有很多自己未曾涉及的知识,也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比如《六韬》、《孙子兵法》、《吴子兵法》……等等。还有《河图洛书》、《奇门遁甲》、《先天八卦》、《易经》……等等。
    如同百科全书,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无一不包。
    岳璟不禁有些愣然,口中喃喃道:“难道这就是三千大道?”
    一直没有开口的苍老声音,突然有些虚弱的道:“这只是其中一小部份罢了,三千大道者,只是一个概括而已,若论大道者,以万概括而不可计。人情练达皆文章,芸芸众生皆为道。”苍老的声音道。“传世之珠,乃是根据你的功德而行,只有你达到一定的功德,方可开启下一阶段的传承,若得传承,自可遨游大千世界,亿万星空,与世长存,永生不死。”
    “遨游大千世界,亿万星空?与世长存,永生不死?”岳璟惊愕的喃喃道。“那岂不是说,只要我获得这传世珠的传承,就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了?”
    脑海中浮现出那种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画面,心中不禁升起无限的向往之色。心头一片火热,恨不得立刻获得传承。
    “小子,你所想的太过于简单,仅仅是飞天遁地,移山填海,这些作为,又如何对得起传世珠,又如何配得上‘道祖’之称。这世界比你想像的要更加广褒,也非你所知的神话那般,当你到达那个境界之时,你自然会知晓。”苍老的声音说道。
    “那我什么时候能达到那个境界?”岳璟好奇的问道。
    “什么时候能达到那个境界,也并非我所知,同样,也非我所能左右之事,一切还需看你的努力。”
    “自己努力?如何努力?”岳璟不解的道。
    “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了,你千万要记住。”那苍老的声音虚弱的说道。
    “想要达到道祖境,需要传授大道,每收一位弟子,可得功德,当积累到一定的功德后,传世珠自会感应到,为你开启下一个境界……”
    听着这声音的解释,岳璟才逐渐的明白,也清楚自己接下来的方向。
    据那声音所说,他乃是这传世珠的珠灵,也不知存活了多少个的年头。他的存在,就是让传世珠寻找一世主人。而这传世珠,那乃大道之本,让其主成为一代道祖。想要开启这传世珠,获取传世珠中的信息,唯有收取功德值,这功德值并非是做善事,而是教弟子。至于多少弟子,多少功德,珠灵不得知。
    并且,弟子也并非随意收下,而是获得传世珠的认可方可。当遇到资质上佳者,传世珠认可之后,自会有所提升,岳璟所做所为,便是根据传世珠的提示,收下这弟子,获得相应的功德。当累积到一定的功德后,传世珠会开启下一阶段的传承。这具体要有多少功德,如何收下弟子,没有具体的说明。还需岳璟自行去挖掘。
    珠灵说到此说,声音已是逐渐微不可闻,若不是存在于岳璟的脑海当中,只怕岳璟已不知道珠灵所说。
    “方才你昏迷之时,传世珠已开启了第一阶段的传承,无论是对你大脑,还有体质,都有了极大的提升,这也使得我的能量消耗极大。现在,我已将知晓之事,全部告诉你,接下来,还需要你自行摸索,再次醒来,或许要等到你下一境界的开启了。”珠灵的声音慢慢消失,最终寂静无声。
    “珠灵,珠灵,你还在吗?”岳璟不断的询问道。无论岳璟如何询问,珠灵都再没有丝毫声音出,想来是陷入深睡当中。
    岳璟整理了一下思绪,消化珠灵传递的信息。
    获取长生,永生不死,自然是岳璟所向往之事,只是眼下第一步,脑海内纷杂的信息,却是需要先行消化,若是做不到第一步传授弟子,又如何开启这传世珠的传承?更别提永生不死之事了。
    岳璟苦笑着看了一眼嫩小的双手,如今自己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又如何取得别人的信任,成为自己的弟子?这无疑是一个笑话,并且,自己对现在所处之处,一无所知,还是要先了解一下,再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