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不速之客

    岳璟腹中传来一阵咕咕的叫声,让岳璟不得不面对现实,无论以后如何,眼下还是要先去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打量了一下四周,四周荒无人烟,唯有眼下的一座破庙。想了想,还是去到之前的小溪边,抓了几条鱼,先行填饱了一下肚子。
    待岳璟解决完当下的温饱后,开始面对接下来的问题,需要走出去,先行了解一下当下的情况,岳璟也开始了这些年的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一方面是了解当下的处境,另一方面,也是消化这众多信息带来的后遗症。
    岳璟在破庙中休息了一夜,第二日清早,便早出破庙,也不管什么样的方向,随便寻了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
    十年以来,岳璟近乎走遍了三国每一个角落,也知晓了所处的环境与年代。这是一个战乱的年代,又是一个‘和平’的年代。这样的矛盾的三国,与岳璟所熟知的又不太一样。行走这些年下来,现一些很奇怪的事。这虽然历史到了大秦这一朝代,虽然相似,但是历史文化的传承,完全不一样。
    比如说,没有孔老夫子,更没有《论语》的传承,也没有老子,更没有《道德经》的流传……一切的变化,似乎从上古时期,就已有所定型,比如三皇五帝,又比如商周到大秦的一统,似是有这样的历史,又有着极大不一样的传承。
    十年,前五年在了解这个世道,也在消化信息,海量的知识和信息,需要岳璟慢慢的消化掉,一些文化的传承倒还好一点,最难琢磨的,乃是命理之术,比如《奇门遁甲》和《周易》……
    好在,随着岳璟的吸收和消化,对这些明悟也越来越深,理解力也越来越强,后期消化的也是越来越快。五年的时光,五年的翻山越岭和拨山涉水,终于将这信息全部消化吸收掉。
    岳璟五年的历程,还有大量知识与信息的填充,让岳璟看起来有着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成熟与老练,还有眼中的深髓。
    其后的五年,岳璟乃开始寻觅收徒之事。在路过大秦都城之时,岳璟现脑中的传世珠散出明亮的光芒。当初珠灵也说过,这是提示有资质符合条件之人,应当收为弟子。根据传世珠的提示,岳璟寻到清琴。清琴,正是当初岳璟收下的第一个弟子,也算是开山大弟子。
    木屋内,岳璟看了一眼屋内的一切,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用品之外,没有一点多余的摆设。不知不觉间,在这落见峰待了一年有余。收下清琴以后,岳璟又接连收下几名弟子。将这些弟子带着一起历练一段时间后,才在此落定,安心的传授一些知识。
    除却清琴之外,还有名下弟子:清棋、清书、青画。清武,清征,清战,清骁。
    除八弟子之外,还有两婢两奴。两婢名为云仪、云寒;两奴名为剑奴、刀奴。
    岳璟站起身,轻声叹息一句:“是该下山去走走了。”
    岳璟走到门前,拉开木屋门,喊道:“云仪。”
    “主人,有何吩咐?”一年约十七、八的绿装女子在门外,向岳璟拂了拂身道。
    “你与云寒收拾一下,准备下山。”岳璟淡淡的道。
    “啊……主人你这是……”云仪本想询问,话说了一半,似是想起自己不该多问,剩下的话没有出口,应了一声道:“是,主人,奴婢这就去和云寒收拾。”
    岳璟和云仪所说,自然瞒不过清琴的耳朵,立刻向前急走几步,向岳璟躬身行礼后问道:“师尊,您方才所言,准备下山,这是为何?之前都未曾听你听起,为何这般突然?”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岳璟道。“你们师兄弟跟随为师已一段时日,是该让你们下山历练一番之时了。”
    “师尊,弟子所学稍浅,还需多多跟随师尊左右,习得更多才是。”清琴一中听岳璟的意思,是想让自己等人离开,顿时有些着急,立刻躬身哀伤道。
    “不必担忧,也不必难过,出世入世,不过是更好的体悟人生。所谓学以致用,乃是将一身所学,加以利用,与实际相结合,方知其中得失之处。若不能学以致用,所学何用?离开,也并不是意味着分开,为师也会在关注你们。若得所学与实际结合加以论证,岂不是让自己更明悟?”
    岳璟一番话说出,明显有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老成,清琴却是没有任何的反驳,再次躬身道:“师尊,弟子明白了。”
    “去吧,将你的师弟们都叫过来,然后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下山。”岳璟淡淡的道。眼中的不舍,一闪即逝,没有让清琴现。
    “是,师尊。”清琴行礼离去。
    秦钰在一旁看得有些失神,怎么自己到这里才不过片刻,岳璟等人就要离开了呢?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若是任由几人离去,自己又该去什么地方找他们?眼见岳璟又要进入木屋,秦钰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一步道:“岳师,请等一等。”
    岳璟转过身,面无表情的道:“殿下何事?”
    “还请岳师收我为弟子。”秦钰躬下身,诚恳的道。
    “我的太子哥哥,你当真是病急乱投医啊。现在是不是身边没人可用了?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当成大才了。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娃娃而已,竟然要拜其为师,当真是丢了皇家的脸面。”一个阴恻的声音传出,随后,一名约二十一、二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踏目山顶,一脸的不屑看着秦钰和岳璟。
    “住口……”两声暴呵,同时响起。
    一声,出自秦钰之口,另一声,却是出自突兀出现的一名大汉之口。
    秦钰也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顾不得后来出现的男子,忍不住向这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大汉背负一柄长刀,一声暴呵之后,站在岳璟的身后,怒视着后期出现的男子,可谓是不之客。这大汉正是岳璟的两名奴仆之一,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