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祖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章 刀奴之强

    “你是何人?”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刀奴初一出手,李成便感觉到刀奴刀势中的厚重,绝非一般之人。
    刀奴咧嘴一笑道:“不过主人一奴仆而已。”
    李成眼神半眯,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刀奴的来历。依李成看来,这刀奴的实力,定然非一般人,想来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在江湖上必是有名号之人,只是不知为何会甘心为奴。
    “想来,你也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没想到竟然甘心为他人作奴,连自己原本的姓名都不敢公示于人了?”李成讥笑道。
    “我就是主人身边的一名刀奴罢了,哪里是什么江湖的成名人物?你也不必高看我了,要打就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刀奴一脸的不耐烦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本将军手下不留情,先打了你这做奴才的,再来抓你的主子。”
    李成一抽腰刀,直扑刀奴。
    李成虽为武将,却也有着二流武者的实力,一刀斩出,带出一丝厉风之声。一刀基础刀法,由上直下直劈刀奴。
    刀奴不慌不忙的举起大环刀,后而先制,一抬大刀,只听得‘铛’一声,恰好架住李成的刀势。“这就是你的刀法?”刀奴淡淡的道。
    刀奴话虽平淡,言语间的讥诮之意谁都听得出来。李成也未动怒,这一刀本就没有想着凑功,不过是试探之意,被刀奴架住,也在李成意料之内。冷哼一声道:“不过简单的把式罢了,你也不必得意的太早,若是连这一招都接不下来,那也只怪本将太高估你了。”
    李成收回刀势,后退一步,势头不停,提刀再次攻向刀奴。
    李成身为武将,所有的刀势,都是从战场之上得来的杀人之击,所有的刀势,只有最简单,最有效的杀人之击。刀势最主要的是以劈砍为主,还有斩扎等。
    李成或劈若斩,若扎或点……一时间刀影翻飞,将刀奴笼罩在其中。
    刀奴却是不动如山,沉着冷静,每每总是后先制,看似云淡风清,不经意间将李成的攻势化于无形。
    自始至终,都是李成在攻,刀奴在守。
    “刀奴,不必再贪玩,一会儿还要收拾一番下山去,时间要紧。只要不打死打残,还是快些结束吧。”岳璟见两人战斗到现在,依旧不分胜负,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主人。”刀奴浑不在意的应道。
    岳璟与刀奴的对答,彻底的激怒了李成。似乎在两人的眼中,自己就像面团一般,任他们随意的揉捏,自己这二流的武者,完全不放在眼中。李成怒喝一声,双目怒睁,体内的真气全力运转。
    “找死!”李成大喝一声,刀若匹练,划出巨大的银芒。
    对李成全力的一刀,刀奴却是不紧不慢,提刀轻轻一抹,直到李成的腰刀快要临身之事,刀奴突然一个急转,刀势急转,整个人如同一团形成一个巨大的刀芒。只听得刀奴道:“主人有令,我就不陪你玩了。今日我就教教你,刀,不是你那么用的。”
    刀奴手中长刀突然自下而上的撩起,吓了李成一跳,还未等李成反应过来,刀奴已是转身到李成的身后,李成只觉背后一疼,被刀奴的刀背狠狠的砍中后背。李成一个踉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好在只是被刀奴刀背砍中,若是被刀刃砍中,只怕仅此一下,就被李成砍成两半。
    “若非是主人交待,早已将你斩于刀下。”刀奴冷冷的说道。
    “你……”李成气急,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转头看向一旁的吴王,只见吴王神色阴冷,不由得心中一阵寒。
    强撑着起身,举刀再次向刀奴砍去。
    面对步履凌乱的李成,刀奴身形未动,只是淡淡的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只待李成临近,刀奴手中的环刀一个翻转,刀身拍在李成的胸口,将李成整个人都击飞出去。
    李成落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一脸惊恐的看着刀奴道:“我想起你是谁了,你是升为一流武者了?”李成惊骇的睁大双眼,死死的盯着刀奴,一句话未曾说完,双眼一翻,整个昏迷过去。
    “一流武者?”见李成被刀奴打昏在地,吴王一张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冷冷的对岳璟道:“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你了。”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几名随从,皆是二流的武者,甚至二流巅峰都不到,哪里会是刀奴的对手。今日想要对付岳璟,想来是不可能了,唯有回去后,再从长计议。
    眼中射出恶毒光芒,向岳璟道:“今日算你运气好,本王小看了你,下次,绝对不会这般轻易的放过你,你给本王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落到本王手中。”
    手一挥,对身后的随从道:“我们走。”
    几名随从自是不敢耽误,其中一人犹豫道:“殿下,那李将军……”
    吴王冷冷的看了一眼人事不醒的李成,道:“带走。”
    分了两名随从抬起李成,吴王一行,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本是信心十足的前来,如今却是灰溜溜的离开,让秦钰心中大是畅快,看了一眼一旁自始至终都一脸坦然自若的岳璟,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心中不禁越的佩服与崇敬,仅这一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养气功夫,就值得人敬佩不已。
    再看向刀奴,秦钰眼中同样一片火热之色。那可是一流武者,绝世高手的存在,这要是拉出去,足以开山立派的存在,自己要是有一名一流武者,何以这般被动?一名一流武者为自己而用,无论走到何处,都会成为坐上宾。哪里会像岳璟一般,竟然让一名一流武者为仆,这当真是天大的手笔。
    以人看人,仅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岳璟的强大之处。无论是其学识渊博,还是手腕通天,都是秦钰想要寻找的良师。
    话说来太长,事实上不过在秦钰脑海中转瞬之间。至此,秦钰心中有了决断。扑通一声,跪拜在岳璟面前:“请岳师收下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