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天策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昔日书楼

    “林意,你太厉害了,我真是服了你。”折返回来的石憧对林意崇拜到了极点,“你居然敢直接对她下手。”
    林意有点微微失神,“她也没什么变化。”
    “怎么没变,她现在什么身份,看我一眼我都发毛。”石憧装腔作势,浑身抖了抖。
    林意笑了起来,“你刚才的样子倒是真像炸毛的猫,哪里还有当年齐天学院一虎的风范。”
    “那是我没有像你一样小白脸,这么惹人喜欢。”石憧一阵摇头,“我也想不通,当年我们号称齐天学院双虎,天不怕地不怕,但为什么偏偏只有你讨她们喜欢,难道是因为我长得丑?”
    林意道:“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他和石憧两个人在学院时就喜欢互损,然而遇到事情却是如同穿了一条裤子,从来都是并肩作战。
    不过以往都是林意被石憧拖累的多,因为林意从不主动挑事,但石憧不一样,就像刚刚一样,哪怕赵容壑不想打,石憧也会激得他打。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谈及许多当年的糗事,又是怀念又是感伤。
    “还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石憧也没有太多闲暇时间,还有军务在身,在不得不告辞离开时,十分认真的问林意。
    “暂时没有。”林意和石憧拥抱了一下,“你自己少惹事。”
    “此时不同往日,我又不傻,像赵容壑那种惹得起的人我才惹,像陈宝宝、萧淑霏她们这样的人,我见了就发毛。”石憧知晓了林意,一直策马陪林意到了齐天学院附近,才正式告别。
    过去了六年,齐天学院也不复以前的辉煌气派,门口冷落,墙上长满了藤蔓和蒿草,连墙面都显得斑驳不堪。
    它的牌匾也早已换掉,现在只是挂了一个建康藏书库的牌匾。
    对着看门人报了自己的名字后,看门人果然不多说就放了行,甚至将林意想库全部开了门,让林意随意。
    齐天学院在闭院之前,所有直接相关修行的典籍,包括一些炼体的入门拳经都已经转交到现今的南天院,现在存着的只是,平时看来没有几个人会来,里面连打扫也不勤,许多地方都甚至结了蛛网。
    林意漫步在这既熟悉又显得陌生的院落里,有种时光倒转的感觉。
    突然他微笑了起来。
    他到达了目的地,他要查阅的古书库就是当年他看书入迷,和陈宝菀一起忘记时间的地方。
    现在兜兜转转,还是借了陈宝菀的光才能再进这里,也算是奇妙的缘分。
    这座书楼以前叫万卷楼,藏的也都是五花八门的各类志异,但其中也有不少前人的笔记,当时林意出众,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从许多笔记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有些笔记十分零散,讲的甚至只是对某一种呼吸吐纳法,或者某一种拳术的理解,但是有些地方很有独到之处,有些哪怕和教习的讲的道理差不多,但也会描述得细致。
    林意一直觉得修行不是纯粹花力气死炼,花一半时间彻底想明白再练习,有时候效果反而好得多。
    书楼里的书架布置和以前几乎完全一样,只是陈旧了很多。
    “恩?”
    但林意只是看了几排书架,就已经大皱眉头。
    以前这座书楼里的书还按年代和类别分类,但是现在却是堆放得极乱,甚至好像人为的故意乱放,增加人的翻阅难度一样。
    书楼里特别安静,没有任何声音,光线也很昏暗,但这却是林意最喜欢的环境。
    林意的心很快静了下来,整座书楼里只剩下了他沙沙的翻书声。
    暮色渐浓,老楼老树之间起了薄雾。
    看门人不见林意出来,已经到了闭门时间,便有些不耐,忍不住朝着这书楼走来。
    但就在这学院深处,淡淡的白雾里,却是走出一名身穿旧布袍的老人。
    这老人很高,但很瘦,面上有些淡淡的黑斑。
    看门人看到这名老人,顿时大吃一惊,就要行礼。
    这名老人却是神色寻常,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接着他问了这看门人几句在里面看书的林意的事情,便让看门人送些夜间看书用的夜光石和简单的吃食进去。
    当看门人进入书楼送来这些东西时,林意并未在意,他以为这也是出自陈宝菀的交待。
    他将一本本有关灵荒的书都挑选出来,抱在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的来到了书楼第三层,也是书楼最高层。
    他挑选出来的这些书,在第三层的角落堆成了小山。
    他在这座书山的旁边坐下,看完一本,就放在身边。
    当一夜过去,天明时,他已经坐在了两座书山的中间。
    晨光里,身穿旧布袍的老人再次出现在这座藏书楼外。
    他也没有进楼,只是仰头看着天光,静静的站立了片刻,便转身离开。
    林意已经完全入了迷,这六年间各地的罕见典籍,包括前朝的孤本,各朝的禁书,都尽数送到了这里。
    藏书之丰,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光是前人的笔记,都超出之前齐天书院藏书的十数倍之多。
    直到正午,从窗棂间射落的阳光晃得他刺眼,他才醒觉肚饿,匆匆吃了些昨夜送来的吃食,便接着再看。
    他其实不是死钻一点,但冥冥之中似乎有看得越多,那“大俱罗”三字在他的脑海之中就越来越清晰。
    他发现并不是只有来自北边的古籍里有“大俱罗”的记载。
    有数本南方的古籍里,也记载着“大俱罗”的事迹,其中有一本尤其清晰的说出这“大俱罗”之所以在灵荒时代逆势而行,是因为“大俱罗”修炼的真元和别人不一样。
    这本书上甚至说,“大俱罗”修为一开始低时,真元色如银,而“大俱罗”修为高时,真元如金琉璃。而且“大俱罗”在黄芽期时,就已经利刃刀剑难伤,就算受了伤,复原也很快。
    这本古籍最后推断,要不是“大俱罗”一开始就误食到了某种特殊的天才地宝,要么就是“大俱罗”自己误打误撞,揣摩出了一套独特的修炼方法,毕竟“大俱罗”根本就没有经过什么学院的教导。
    林意很希望这本古籍没有什么特别夸张之处,对于这两种推测,他也希望是后者。
    毕竟如果是什么特殊灵药造成了“大俱罗”的与众不同之外,那就根本没有可以借鉴之处了。
    林意不眠不休,丝毫没有倦意,直至又过了一夜,被他挑选出来的有关灵荒记载的古籍只剩下了寥寥十几本没有看。
    有关“大俱罗”的讯息更多了些。
    有一本古籍上用很肯定的语气描述了“大俱罗”是“肉身成圣”,是用一种独特的呼吸吐纳术,不断的磨炼肉体,最终肉身力量达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这本古籍上甚至有一副“大俱罗”力投九白象的图画。
    说是这“大俱罗”有次凭借肉身力量,就直接将九头大象抛到了远处河中。
    但另外一本笔记上,却是描绘“大俱罗”食量惊人,先是大量吞食五谷,利用五谷之气来化为真元。
    这本笔记还是出自“南溪斋主人”,这“南溪斋主人”是南方古时一名有名的雅士,他留下的笔记都很真实,甚至后世在一些历史事件存疑时,还将他的笔记当成参考。
    林意以前在齐天学院时就看过这南溪斋主人的几本笔记,他认得这南溪斋主人的字迹,确认这本有关“大俱罗”的笔记的确是南溪斋主人的真迹。
    可是大量吞食五谷,不就是拼命吃饭?
    这样也能炼出个无敌,而不是炼出个饭桶?
    就在这林意皱眉思索,还想再专门找找这南溪斋主人其余的笔记时,晨光里,那名已经来看过两次的瘦高老人又悄然的出现在这座书楼前。
    只是和前两次不同,这名瘦高老人这次推门走进了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