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逼我做皇帝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444章:我的大刀已经饥渴了

    萧锐一声剑来,装了一个大牛掰,数万斤炸药直接炸开堵塞的冰坝,随后抬升的河流将碎冰凌冲击,朝下游奔涌而去,颇有一泻千里之气势。
    恐怖的爆炸声和气浪,让站在远处观看的铁龙骑深感恐怖,估计一辈子都忘不了这幅画面。
    此时曹州州府,张宁正在命手下将士集结各卫所士兵,同时招募城中百姓,忽然来临的巨响也让全城百姓为之一惊。
    他们感受到了大地轻微的震感还有那传来的爆炸声,喧闹的街上都为之一静。
    张宁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金沙河段,太子殿下还在那里,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心生担忧,立即带着人奔出城去,赶到黄河岸边,看到萧锐平安无事,他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这口气又猛然提了起来。
    他看到了什么?
    堆积的冰坝消失了!
    冰凌正在往下游流淌!
    抬高的水平面已经恢复了正常!
    这…
    他才离开一个多时辰,眼前的情况就彻底发生了改变!他震惊得看向萧锐,此时萧锐正和张良云淡风轻的聊天,不过看那五千铁龙骑的目光,他们望着殿下是充满了崇拜和狂热。
    莫非,和刚刚那声地动山摇的巨响有关?
    张宁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真相。
    “张指挥使!”这时,萧锐叫道。
    张宁猛然回过神,赶忙上前,恭敬道:“殿下!”
    萧锐指着已经炸开的冰坝,说道:“如今冰坝已经掘开,冰棱可以往下游走,但是金沙河段弯度太大,过不了多久冰凌堆积还会出现冰坝。你万不可懈怠,立即组织人手整理这片河道,以此才能解决后顾之忧。什么时候解决了这里的麻烦事,本王什么时候回京,你的功劳,本王也会如实禀告陛下,论功行赏!”
    “殿下放心,卑职明白!卑职以项上人头担保,必须完成任务!”张宁立即立下军令状。
    萧锐点点头,地方官员就该有这样的觉悟,这样才能治理好管辖地,才能造福百姓。像苏明那种货色,抄家!
    随后,萧锐带领五千铁龙骑回曹州州城,直接住进了都指挥使司的军营中。
    一夜无话。
    次日,整个曹州州府一片火热,大量赋闲在家的百姓被招募,前去金沙河段整理河道,张宁凭借如朕亲临的金牌,把几个拖延的州府百官下狱,号召力立即就上去了。
    百姓是淳朴的,他们都知道凌汛的灾难,所以不仅是州府百姓,附近府县乡村百姓也踊跃参加,纷纷带上干粮拿起锄头、牵着牛车加入了其中。因为人数太多,一时半会都算不清,但粗略计算也得有近三万人。
    这可忙坏了张宁,他立即安排一千将士停下工作,改为维持秩序,并且引道百姓如何开挖工作。
    一时间金沙河畔热火朝天,百姓们在为了自己生活的家园而努力奋斗。
    萧锐查看了凌汛情况,果不其然,昨日炸开的冰坝又有堆积的迹象,上游温度高冰川融化快,下游温度低融化慢,再加上河流流动,冰凌堆积自然会形成冰坝。
    现在快速开挖这段弯曲的河道,把它整平坦,让冰凌往下游移动,只要不大量堵塞提升水平面,问题就不大。
    看完黄河情况后,萧锐和张良返回曹州州城,直接下令调查曹州刺史苏明,收集其罪证。
    苏明这种没脑子的贪官,想要查他太容易,萧锐拿到罪证后,直接派铁龙骑将其下狱并抄家。
    百姓听闻为之欢呼,指挥使的张宁也深感当今殿下的雷厉风行。
    又过三日,数万人开挖河道、筑河堤,终于将金沙河段的弯度解决,冰凌不在堆积,继续往下游移动。
    随后,萧锐带人顺着黄河河道往下游走,发现哪里的河道弯曲容易形成冰坝,就通知当地的刺史或者知府派人整理,就这样,萧锐顺着河道来到了济州。
    济州,别称泉城,自然是因为境内泉水众多,拥有“七十二明泉”,又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誉。
    和曹州刺史相比,济州刺史就务实了,她早就招募百姓对济州境内的黄河河道进行整理,因为济州处于曹州的下游,一旦曹州凌汛决堤,下游的济州最是倒霉。
    萧锐进城后,听这位济州刺史汇报完情况后,满意地点点头,并重重表扬了他,便没有查他。
    这也让济州刺史提的心落了下来,生怕抄家小狂魔会一言不合就开抄!
    忙碌了好几天,凌汛灾情总算得以控制住,萧锐也能松了一口气,随后他让张良写一道折子,把来鲁东的经过详细记录,并派人加急送回京都。
    要提的是,萧锐来到济州后,铁龙骑的辅兵也到了。
    所谓辅兵是专门辅佐重甲骑兵的,共有一千人,他们每人骑乘一匹战马,并携带两匹战马,一匹为重甲骑兵换乘所用,一匹为专门负重所用。
    重甲骑兵虽然所向披靡,但附甲而行时,速度并不快,机动性受限制,所以便需要辅兵辅助。
    赶路时,重甲骑兵卸去重甲,由辅兵携带,如此能提升赶路的速度。其次,辅兵还负责粮草、食物、照料马匹、担当斥候等等辅助措施。
    重甲骑兵是所向披靡的,但也不是万能的!必须依托着大军。当没有大军补给做后盾时,辅兵的价值就体现了出来。
    夏皇组建铁龙骑时,就想把重甲骑兵的软肋克服,提高机动性及行军速度,如虎添翼的铁龙骑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辅兵的到来,让萧锐心头活跃了起来。
    济州距离燕都也就八九百里路程,这些天光忙着治理凌汛,并未关注北方战况如何,如今冠军侯有三十万大军戍卫北方边境,后续的兵力正在源源不断地给他送去,此时他应该和齐国、元国之军打得不可开交吧!
    所以心头活跃的萧锐就想北上,带着拥有陨铁打造的马槊和铠甲的铁龙骑,大杀四方,如同一柄尖锐的利刀直接撕开齐军和元军的皮肉。
    一旁的张良察觉到了萧锐的心思,顿时笑着问道:“殿下想北上?”
    “知我心者,子房也!男儿何不带吴钩,攻占敌国无数州!我也有此热血,可是因为是太子,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又呆在宫中远离战场,自然不敢乱来。但是现在不一样啊,马槊打磨好了,光明铠擦亮了,总不能还把它们藏起来吧。”萧锐由衷道。
    顿了顿,萧锐问道:“子房支持我吗?”
    张良笑道:“作为殿下的臣子,从身份上来讲,自然不能支持殿下去战场,殿下也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一旦去战场出了差池,那就悔之晚矣。但是若从战略上讲,如今的大夏两面受敌,赵、齐、元三国攻打大夏,大夏也十几年休养生息没有兵戈,所以百官和百姓都心里发慌,都不知道能不能抵挡三国的进攻。”
    萧锐认可的点点头。
    当元军借道进犯大夏,虽然被冠军侯阻拦了阴谋,但消息传回京都,养心殿的几位都督和内阁大学士,面色都很凝重。
    连高官都担心,更何况是百姓啊!
    单打独斗不用怕,以一敌三就会让人多想。虽然陛下相信大夏的实力,但是他无法不让群臣和百姓多想。
    甚至乎,随着战争的纠缠,迟迟难诀胜算,一旦敌军在大夏境内散播谣言,那更会让百姓的心情更加急躁。
    军心、民心一旦不稳,再想修复就难了。
    张良又道:“所以,想要解决大夏子民心中的担忧,凝聚强大决心,大夏的军队需要在战场上大胜一场!只有特大捷报,才能横扫一切猜疑。但是现在的局势还属于双方胶着,不管是冠军侯,还是常胜侯,亦或是湘州的镇远侯,都难以取得压倒性的捷报。”
    “那么,还有其他办法吗?”
    “当然有!这就是刚刚属下说的,从战略和局势来看的话,殿下如果能领兵杀入齐国境内,大杀四方,如入无人之境的话,此捷报传回大夏,大夏的臣民会怎么想?”
    萧锐一激灵,眼前骤然一亮。
    是啊,臣民会怎么想?
    他们英俊无比的太子殿下随便带五六千人就杀入了大齐国,连攻数城,大破敌军,这是何等神威!
    侧面也反应齐国和元军是纸老虎,根本不是大夏的对手!此举立即就会凝聚大夏臣民自信心,也让军心稳固。
    突然,萧锐反应过来一件事。
    他惊愕道:“我们来曹州治理凌汛,陛下派辅兵前来,并带来了马槊和铠甲,是不是早就预料到我想北上?”
    张良哈哈一笑,点了点头。
    不愧是张良啊,早就看出了陛下的心思,他也没有对萧锐明说或者是诱导,因为他知道萧锐肯定会这么做的!这就是高智商啊,善于揣摩和推测,料事如神。
    萧锐忍不住地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子房果然见微知著、料事如神。”
    张良却摇了摇头,道:“当今陛下才是神人也!他得知凌汛后,便猜到殿下会主动请缨,所以便有接下来一系列的操作。这份运筹帷幄的手段,属下甘拜下风。”
    拥有一个这样的父皇,真是半点谋反的心思都不敢有啊。
    张良又道:“殿下,当今陛下明白君子不涉险的道理,但陛下更加明白,一位储君更要有席卷天下的气势。殿下若是久居宫中,世人只知殿下是太子,将来是夏皇。但若走出去杀出一个血路,世人会明白夏国将出了一位拥有横扫天下气概的帝王!这是陛下对殿下的器重和信任,所以纵使前方危险重重,陛下也会让你去!”
    萧锐点点头,明白了陛下的良苦用心。
    自己的目标是一统神州,若打不出一个凶残的气势出来,如何争霸天下?
    “子房,我们现在就整顿兵马,出发!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萧锐跃跃欲试。
    谁知,张良却神秘一笑,道:“殿下,既然决定打齐国,那就玩场大的,让齐国能感受到胆寒的恐惧,所以我们不北上!”
    萧锐一怔,看着他运筹在胸的模样,立即明白了,早在自己离开京都时,他和贾诩、郭嘉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好吧,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真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