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356章 被人先礼后兵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本将不太喜欢绕弯子,还请董将军明示!”刘韬笑了笑,之前还在推脱,现在却是给得那么爽快……
    “既然如此……董某也不绕弯子。”董卓有些尴尬,好在阅历也足够,依然维持着讨好的表情,“将军在战场屡建奇功,可继续这样下去,我等怕是连汤水都喝不到……”
    “打算赶我离开?话说董将军,你还没有这个能耐吧?”刘韬戏谑的问道。
    “赶您?当然不是!”董卓淡淡一笑,“只是将军身兼云中太守,离开云中已经半年有余,难道不应该回去看看?就算将军还不想回去,朝廷也应该考虑一下了。”
    历史上张温打算调公孙瓒的兵过来,而公孙瓒只有军职,还没有太守的身份,所以过来没什么。可刘韬不同,他有太守的职位,这次作为客军过来,把云中放下的确是事实。
    “若太守继续这样外出不归,云中一直没有人治理……”董卓继续说道,“怕是朝廷要考虑,换一个人来担任云中太守了。”
    喵了个去,董卓根本就是在威胁自己!问题是若他背后真的是袁阀,那么说不定真的能说动袁阀,上奏让自己回去,甚至上奏换一个太守。
    好不容易经营了一年多的地盘,怎么可能随便一个阿鸡阿狗什么的,就给夺了去?
    到了这一步,刘韬大概明白了,董卓是直接和自己摊牌了。闹翻也无所谓,反正不会去,那么就乖乖在前线带兵,打多久不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封赏也难说。
    现在回去,至少饯别礼算是给备上了,怎么都不让刘韬吃亏!
    想到之前张温也那么说过,刘韬明白,自己之前的表现,的确是让这些大佬难做了。不过这样光明正大的排挤,他算是第一次体验到。
    “加点码!”刘韬回道,“我来凉州这边,最初的目的,就是弄到一批不错的凉州马,最好有大宛马更好!”
    “作为末将对将军的敬仰……”董卓闻言笑了笑,他看得出刘韬已经打算妥协。其实若是能谈得拢,他也不打算把自己凶残的一面暴露出来,“董某愿意送给将军五百匹凉州的好马!大宛马,都能送上个十匹前后……至于更多,或许可以牵线,或出售给将军!”
    “我准备得到一批物资,我带不走那么多,你估一下价,看看能买多少战马!”刘韬回道,“只要东西到手,我自然会上奏离开。”
    “好说,好说……”董卓笑道,那些物资对刘韬这个即将要走的人没用,但对前线作战的他来说很有用。不仅可以自己用,还能分给其他友军来赚点威望。
    在临泾呆了五天,知道刘韬要离开,张温少不得还一番感慨,其实心里是松了口气。
    物资该给还是给,刘韬留了一些,作为回程使用,其他一股脑给了董卓。后者写了一份手令,告诉刘韬,马匹都在河东,过去的时候,可以顺路去取。
    也是,董卓也不可能随军带着几千匹战马晃来晃去的,万一被贼人劫走那才叫惨。
    然后在第五天,刘韬收到朝廷的调令。首先是刘戈调回洛阳,同时勒令刘韬返回云中。这份调令算算时间,应该是董卓找到他前后,就已经送洛阳送出来的。
    “居然还是先礼后兵啊……”刘韬把调令随手丢到一边,总觉得非常的不爽。自己在前线打生打死,打了那么多胜仗,结果一道调令就要让自己回到云中。
    岳飞当年是什么感觉,他似乎都有些感觉得到了。给人打工,当你地位和影响力还不够高的时候,说到底就是上层博弈的一个棋子。
    不用想也知道,袁阀用一些政治退让,换取刘宏的妥协。当然,估计也在忌惮他这样赢下去,会风头过盛,甚至还考虑到前线士卒的情绪……
    反正刘韬就是不爽,自己主动离开是一回事,被你们这样耍阴谋赶走就不舒服了。甚至想着要不要继续动用战场自主权,然后好好浪一波再走。
    “主公,适当藏拙也不错。”郭嘉见刘韬神色阴晴不定,于是上前劝说,“至少能让朝廷,主要是陛下安心一些。”
    诏令都能开始不尊,那么刘宏估计会觉得刘韬很难控制,甚至不听话,有自己的想法。
    “我没有说不尊这份调令!”刘韬反驳,“我只是在考虑,如何利益最大化!”
    “这个简单……”郭嘉闻言笑道,“给朝廷上奏诉苦,然后多敲诈一些好处便是。”
    刘韬今年才二十四,非常的年轻,冲动和而且好胜,甚至必要的时候耍点小性子,这些都可以理解。或者说,性格缺陷越多,上面用得越安心。
    “也罢,似乎也只有这样了。”刘韬左思右想,最后发现自己也只有那么做了。
    次日,大军集结,然后开始返回。看到刘韬离开,不管是张温和董卓,其实都松了口气。队伍之中的皇甫嵩,已经回到主力这边的孙坚,则有些神色复杂。
    两人大概是从刘韬身上看明白了,只要政治需要,那么前线是否打胜仗,并不重要。
    当然也可以借口,说贼人还没有被消灭,所以这场仗还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可就刘韬部那强大的战力,只要不出什么重大错误,都不需要其他人,他们三千五百人,说不定就能平定这场叛乱。
    “安心讨贼便是,这场仗还没有结束……”皇甫嵩随即来到孙坚身边,告诫他。
    “喏!”孙坚点头,他自然明白这点。
    刘韬这边已经不管那么多,一路折返,路过河东,拿了二千匹西凉马,二十匹大宛马,浩浩荡荡开始向北回归。
    他的奏折,大概是两天后送到洛阳。就如同他所料,士族那边以一部分退让作为代价,少不得以‘云中太守离开郡治六月有余’为借口,把刘韬调了回去。
    想过刘韬会有情绪,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真的上书诉苦,满篇奏折都是酸溜溜的味道。
    “还懂得和朕耍脾气……”刘宏淡淡一笑,“不过他这次的确表现很出色,先不说漆县前击败上万伏兵,之后居然火烧连营,击溃贼人四万大军……可惜没有能全歼贼人。”
    想了想,看向身边的张让:“让父,你说朕应该如何奖赏他才好?”
    “宫中正好要更换一批宫女,不若都给他送过去。另外财帛方面可以适当赏赐一些,最主要的,还是升爵!”张让回道,“也不需要太多赏赐,毕竟上前线效力是他主动请缨。”
    “不愧是让父!”刘宏大笑,只是这番话,却多少有些嘲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