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3169章 城主府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虽然这座城镇的冒险家实力一般,但情报组织能力却很不错。
    第二天正午,就有城主府的人敲门,请我到城主府一叙。
    来人虽然英俊,但不苟言笑,板着张扑克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见到我后,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流露出些微谨慎。
    从气息判断,这个冒险家,拥有实打实的十级左右冒险家实力,而且褪变之力也应该掌握的不错。
    若是两年前的我和他对上,只怕是凶多吉少。
    不过现在,我却不在乎了。
    由于我暂时还不打算跟这座城镇彻底闹掰,于是点了下头,便跟随他离开了旅馆。
    当然,蓝色魔女和坨坨也是一定要跟着来的。
    这座城镇的城主府,占地极广,规模极大,都要堪比兽人族皇宫了。
    里面的布置,极为阔气,建筑,极为奢华,人工养殖的绿草铺地,各处名植遍地皆是,哪怕此时已是生机盎然的春夏之际,外面的风景依旧远不及这府邸之内。
    我和蓝色魔女一边观景,一边径直来到府邸门口,并在侍卫的引导下,从侧门而入,进到主府邸。
    饶是快步前行,这前前后后一共用去了半个多钟头。
    可见府邸之广阔。
    进了主府邸,第一眼看到的,是两侧林立的冒险家。
    他们着装整齐,面容严肃,天生自带杀意,若是新人冒险家见到这群家伙,定然会被吓的双股颤颤,冷汗涔涔,就算是一般的老手冒险家见到这般阵仗,也会被肃杀之气影响。
    除非是真正参与过搏杀,并久经沙场的冒险家,才会表现的泰然自若。
    很巧,我比久经沙场,参与过生死搏杀的冒险家,对肃杀的氛围更加熟悉,甚至屡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将我的意志早已磨练的坚如金刚。
    只是些微这点肃杀之意,就仿佛不存在一般。
    走在我旁边的蓝色魔女和我的反应也是一样,在红色魔女之森生活了数千万年的她,对杀戮早已习惯,甚至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杀戮。
    各种各样的杀戮对她来说直如家常便饭。
    常年经历杀戮的洗礼,她根本就察觉不到这点点滴滴的肃杀之意了。
    坨坨也是如此,虽然挺蓝色魔女说,它极少造成杀戮,但经历确实异常丰富,之前又亲自体会过我与第四使徒·卡西利亚斯之间的战斗,对杀意一类的东西更是有了新的认识,再遇上这宛如蚊子腿儿一样的肃杀之意,更是直接忽略了。
    就在我们泰然自若的迈进侧门之时,领路的侍卫侧过头,很自然的瞥了我们一眼,旋即,目光中迸射出惊讶,但很快便平静下来。
    “两位,请。”
    他微微躬身,伸手道:“前面那扇,就是城主府大门,到了那里,自有人为你们引路。”
    “嗯。”
    我应了声,与蓝色魔女并肩而行。
    突然一阵低吼声响起,是坨坨发出的,我抽了它眼,发下它正回过头,狠狠瞪着为我们引路的那个冒险家,狗眼里满是不满的凶光。八一中文网 www.8lzw.com
    “老实点”我轻声道,并拍了拍它的狗头:“它又不知道你通人性,自然把你排除在外了,这是正常思维,并非对你有看法。”
    “呜呜......”
    坨坨委屈的把狗头缩进了蓝色魔女的怀里。
    蓝色魔女倒也没说什么,伸手摸了摸狗头,算作安慰。
    当我们来到府邸正门前,伴随着吱嘎一声轻响,正门旁的侧门再次打开,一个全副武装的冒险家缓步走了出来,冲我们一礼,道:“两位,请随我来。”
    接着又是一顿走,走了差不多一刻钟,总算抵达城主居住的府邸了。
    这座府邸通体白玉打造,看起来极为华美,不过我很好奇,白玉打造的府邸当真结实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引路侍卫唠嗑。
    侍卫显然并不想搭理我,可为了尽显城主府的礼数,又不得不一一解答了我的疑惑。
    原来,这些白玉都是镶嵌的,里头包裹着的,是整块的砖石。
    怪不得呢,要是只用白玉的话,哪可能住得安心?
    沿着台阶,走进侧门,并在会客厅,见到了这座城镇的城主。
    怎么说呢,这是个很普通的中年人,而且是个圆润的胖子。
    在距离城主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我们停下了脚步。
    侍卫上前通报,城主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我看清了他的容貌——那是一张肥肉堆集的脸,眯眼笑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好像一只老狐狸。
    “城主大人。”
    我神色如常,微微拱手,道。
    其实不作这一揖也可以,但毕竟我在和风大陆的身份也勉强算是贵......皇族,虽然这里并非和风大陆,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嗯,好,好,很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圆润的城主笑眯眯走到近前,一边打量我,一边打量蓝色魔女,又顺便瞥了眼坨坨。
    面对城主这般话语,我不知该作何回答,索性沉默下来。
    片刻后,城主笑眯眯道:“不瞒两位,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我明知故问道:“还请城主明示。”
    “昨天,今天,我派人正正调查了一天多,才总算是捋清了线索,杀死我手底下人的,是你们吧?”
    见城主如此说,想想我还真有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再想想那伙深夜拦杀我的冒险家很有可能把我的事情捅了出去,索性,我也不隐瞒了,坦然道:“没错,是我杀的。”
    “那些可都是贵族,你好大的胆子啊。”
    圆润的城主说这话时,语气很平淡,但稍有人生经验的都能听得出,这其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
    “他们袭扰我两次了,不但对我的租房造成破坏,还影响了我们休息,更重要的,他们吓到了我的家人,所以,必须死。”
    “年轻人,观你气质,也非寻常人,难道会不知道这儿的规矩吗?”城主的胖手缓缓放在玉桌上,沉声道:“这贵族,是说杀就能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