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II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250 徐建熹礼物(二更)


    也不知道谭禾上辈子是不是挖过二美的祖坟,搞的二美这辈子就耿耿于怀的。
    明明和谁都行的人,和自己大姑就是过不去。
    这还真的随了她爸,她爸就是各种瞧不上她大姑。
    可依着大美来说,她觉得大姑还是比大爷叔叔们强。
    二美把杂志往大美的方向推了推,“我生小孩的那个医院挺不错,改天我陪你去一趟。”
    二美的意思,想让她姐去她生的那个医院生。
    顾长凤一听,就想打岔。
    那多贵啊。
    平常人家生个孩子根本不用花那么多的钱,明明一两万就能搞定,你砸那么多钱生出来的不也是个孩子吗?
    二美道;“家里没这个条件我就不说了,帮你听我的,产后修复他们这方面做的蛮好。”
    大美想了想,点了头。
    二美对着她姐笑:“那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以后你给我买点笔记呗。”
    大美叹气,“你买过那么多,用光了吗?”
    老二就喜欢买没用的东西。
    笔啊本子啊,各种杯子,反正买回家就是摆着。
    “用肯定用不光,可我看着就高兴。”
    “知道了。”大美应了。
    妹妹向着她,又怕她难下台她还能不懂。
    想想也是,真的要计较,那计较不过来了。
    各方面靠妹妹妹夫拽,这人情欠大了去。
    亲姐妹嘛,把感激放在心里就好。
    难得顾长凤陪着大美去产检,不要说大美,就是二美她也没陪产检过啊。
    进医院,顾长凤就想,这都是钱砸出来的服务。
    谁花钱谁有。
    她一点都不羡慕,这种败家的生活,她也过不惯。
    ……
    二美陪她姐回来,今天气温不知道怎么搞的就特别高,她只是下车这么一会的功夫,前胸后背都是热汗。
    天气闷的人难受。
    快步进了屋子里,一吹空调觉得人又活过来了,家里有陌生的工人,佣人过来解释两句,正在清洗空调,二美点点头就回楼上了。
    屁股都没坐稳呢,徐建熹来电话。
    “中午一起吃个饭?”
    天气热,人就变得有些无欲无求的。
    二美闷闷地开口:“好呀。”
    徐建熹:“听声音不太高兴呢?”
    “哪有。”
    不过就是她刚从外面回来而已。
    不是他约,她才懒得出门。
    实在太闷了。
    冲个凉,换了套衣服,又出门了。
    其实有些时候她也想拒绝,可做不到。
    她自认自己挺惯徐建熹的。
    中午夫妻俩找了一家日本餐厅,要了个包房,二美替他把衣服挂起来。
    “怎么想起来和我吃午饭了。”
    徐建熹盘腿坐下;“你坐。”
    二美挂好衣服,坐了下来。
    “爸妈明天回来。”
    二美点点头,早晚都要回来的。
    想就知道了。
    徐建熹把冰手帕递过来,二美接了,缓慢慢擦手。
    “住家里觉得闷吗?”他问。
    可是哪怕答案是闷,也搬不出去。
    这辈子是没可能了!
    二美点点头,拿起来杯子喝了口茶,挑挑眉:“这茶的味道还挺好的,还行吧,也没那么闷。”
    其实相处就那么回事,习惯了就好。
    她婆婆也不是限制她出门,只是不能和自己住似的,你想出门就出门,出门要打招呼的,总得有理由吧,三天两头说要出去吃饭聚会,这讲不通啊。
    工作就更别指望了,徐家差钱吗?
    在别人家很好讲的道理,在徐家是讲不通的,所以她也没打算讲。
    “我们搬不出去。”徐建熹开门见山了。
    他从来不说谎话,也不想骗她。
    这日子,恐怕一辈子都得这样过。
    二美点点头。
    早就猜到了。
    “等妈回来,我和她讲一声,上午的时间争取都留给你自己。”
    这已经是很难办到的了。
    二美点头。
    “不高兴?”
    “没有,早就想到了,嫁的那天就想到了。”
    所以啊,她当时是想晚点结婚的,可徐建熹不干。
    不但不干,她结婚就怀孕,结完婚就生孩子。
    “以后我找办法让你出门。”
    二美笑出来了,“算了吧,那样反倒惹妈的眼,我要是想出门打个招呼就好了。”
    她如果真想出门,找个借口不难。
    徐建熹拍拍自己的一侧。
    二美看拉门:“还没上菜呢。”
    徐建熹还是拍,二美坐了过去。
    两个人肩并肩坐着。
    他看她喜欢喝那个茶,又拎起来壶给她倒。
    “你多辛苦,老公都记心里了。”
    二美一听乐了。
    为的是啥,不都是为了他嘛。
    “那可好。”头靠着他的肩膀。
    徐建熹摸她的头。
    就喜欢她听话不作。
    多好的小姑娘!
    给的再多都觉得不多,给多少都是应该的,她值得。
    “过你过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
    外面有人敲门,然后开始上菜,并排坐着的两个人也没有分开,原本就是坐着而已,该说话说自己的。
    “还早点吧。”
    “先说说看要什么礼物,我好给你准备。”
    徐建熹是个钢铁直男,是钢铁直男就不能辱没了那四个字。
    悄悄准备礼物?
    不好意思,他觉得悄悄的没意思。
    我提前问好你喜欢什么,也好过出其不意,万一送的礼物不喜欢,他还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不如提前问好。
    惊喜是没了,不过快乐应该还是有的。
    “哎呦,你真是没救了,你和我谈恋爱最浪漫的一次,应该就是送过一次花吧。”二美吐槽。
    提前问要什么礼物,然后生日当天送出来?
    多没新意。
    徐建熹拿起来筷子,“那你说个叫我难办的,我尽量给你办。”
    给她布菜。
    她觉得他花的心思少,那他就多花点。
    二美抱着他胳膊歪笑;“哎呦,我们哥哥真是太难了,我说让你跳个舞,你能跳吗?”
    想都知道不可能的。
    徐建熹讨厌去电影院,他们谈恋爱期间就愣是一次电影院都没去过,牛不牛?
    他不想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动。
    二美太了解他了。
    他嫁了菜嚼了嚼,然后咽了:“行啊。”
    他答应了。
    二美忙不迭摆手:“可别,我就随便说一句。”
    她才不会难为他呢。
    难为自己老公没意思。
    徐建熹脸上闪过疑惑。
    你想让我跳,我配合你,那我就学一学,他都愿意学,她这边又不愿意了。
    “怕我给你丢人?”
    二美抱他胳膊:“我是怕给你找麻烦。”
    徐建熹放了筷子,开始解袖口。
    二美的嘴巴张成了0形,实在不明白他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解袖口,是要那个那个吗?
    在这里?
    不太好吧。
    她不保守,但也没开放到这种地步啊,而且她没有准备啊。
    天气热,她也不想啊。
    一动一身汗,何况是两个叠罗汉呢。
    徐建熹站起身,对着二美扭了扭。
    二美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请原谅她!
    徐建熹哪里会跳什么舞,人僵硬的好像木头一样。
    连连摆手:“心意我领了。”
    徐建熹又坐了回来。
    “等你过生日,我给你跳段舞。”
    他还不信了。
    二美连连点头:“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
    她一直笑,徐建熹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
    私下他爱笑,也总是笑。
    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就能笑成一团,她看着他开心,他看着她高兴。
    吃过饭他在她腿上躺了一会,到时间就回公司了。
    二美很少去她公司,因为公公婆婆都不太喜欢公私不分的人,惹大家不高兴的事情她也极少会去做。
    月底迎来了二美生产后的第一个生日。
    请了很多圈子里的朋友,能玩到一块儿的身份上来说都是对等的。
    这群人里如果硬说有不对等的,那就是大美。
    不过大美个性好,为人处世都说得过去,和二美交情一般般的和大美有些就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一群富太们给二美过生日,要说今年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那就是徐建熹跳的广播体操了。
    舞蹈二美瞧了半天,瞧出来好像是自己熟悉的那一支,但到了徐建熹的身上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肯给老婆送这种礼物的,他算是第一人了。
    礼物不值钱,可心意值钱。
    自己跳跳就跳笑了,两个人伴舞,伴舞请的都是专业的,人家跳起来就是有欲的感觉,到了徐建熹这里,你啥感觉都生不出来,好些人拿着手机录像,觉得徐建熹可能是喝酒了,喝高兴了,不然很少见他会这样。
    不过显然大家都猜错了。
    徐建熹不喝酒,他即便真的喝酒了喝多了,躺下睡着就是了,今天就是纯开心。
    为了逗老婆开心。
    心心念念娶的老婆,逗还是愿意逗的,也是觉得过去一年二美挺辛苦的,也没找他抱怨过,身为丈夫还是觉得委屈她了。
    如果她今年三十多,他会心安理得享受这些,毕竟那么大的年纪了有什么好矫情的,可二美年纪小,比他小那么多,自己忍不住总替她着想。
    顾长凤晚上等大美呢,大美没回来她也就没打算睡。
    白天和二美一块儿吃的午饭,打算这两天就回家了。
    刷朋友圈,在女儿的朋友圈点赞。
    谭宗庆也看到了。
    呵呵笑。
    “徐建熹对我们家二美啊,是挺好。”
    送什么礼物,老谭觉得那些不够看,人家条件原本就好,花点钱不算啥,难得的是花了时间准备礼物。
    广播体操也不是人人都能跳的这样好看的,想跳成这样,首先需要一张好看的脸。
    “有些时候是挺好。”顾长凤说。
    谭宗庆躺在床上;“这已经挺好了,有几个男人天天围着女人转的。”
    大千世界需要忙的事情多着呢,天天跟在女儿屁股后转的,那都是没本事的。
    谭宗庆又点开视频看了一遍,感叹:“你说他怎么一点都不老呢。”
    姑爷长得太年轻了。
    两个姑爷,杨晨长得也不差,可杨晨都有点见老。
    主要是杨晨有压力,而且每天都很累,虽然孩子也不用他操心,但事业方面是很耗精力的,他和谭元楼不同,谭元楼那个家有和没有完全没差别,他自己吃饱谁都不考虑,没心没肺能老才怪,高兴我就和你说说话,不高兴我连家都不回,事业方面又是他想要的,付出多少辛苦他都不怕,看得见成绩,他就不觉得累。
    顾长凤:“还年轻呢。”
    “杨晨比他还小几岁呢,瞅着比他大多了。”
    不过做父母的,女婿老不老他们不关心,只要女儿不显老就好。
    “杨晨心思重,责任感重。”
    谭宗庆哈哈笑了两声:“你这是说徐建熹没责任感啊,明天我打电话告诉二美……”
    顾长凤翻白眼:“你无不无聊。”
    和小孩儿似的,动不动就告状。
    那朋友圈谭禾点赞了,且留了言。
    祝福侄女生辰快乐嘛,又说了一堆祝福话。
    因为看徐建熹给二美跳了段广播体操,谭禾一晚上没睡好。
    觉得这才是真丈夫。
    能知道哄老婆的男人,都是真男人。
    一早五点多去买菜,然后做好了给吴婷婷送过去,不在婷婷那给开火,怕石磊又有意见。
    那个逼小子!
    六点多把早饭送过去,吴婷婷还在睡觉呢。
    带孩子也累。
    加上她早餐都是在单位吃,都告诉自己妈好些次了不用给送。
    “婷婷啊,时间差不多,该起床了。”
    石磊翻个身。
    吴婷婷看了一眼时间,起床了。
    出了卧室带上门。
    “妈,以后早饭不用给送,我去单位吃就行。”
    谭禾一脸不高兴:“你能去单位吃,他单位有饭啊。”
    关心不肯好好关心,语气也不太好。
    “你不用管,他早餐买着吃就行。”
    做也等于白做,石磊根本不碰谭禾做的东西。
    谭禾唠叨:“家里有饭天天跑出去吃,他又不像你,单位吃都是免费的,他一天早饭得花十几块不?一个月加在一起也不少钱,你说车贷房贷什么不是钱,欠银行那么多的钱,还大手大脚……”
    反正她女儿是倒了血霉,才摊上这样的一个丈夫。
    石磊起来上卫生间,屋子里穿好衣服起床的。
    烦死他丈母娘了。
    正常起床就可以去卫生间,结果丈母娘睡不着还天天跑他家里来扰民。
    听见谭禾说的话了,当自己是聋子,你爱讲什么就讲什么,反正我不理你,我也不和你讲话,就当是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