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想跟个风啊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悲剧

    “哎!陆导!陆导!等等我!”
    城馆离开后,陆逸过人行道的时候,之前不见的坤町先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站在身后跳着朝陆逸喊道。
    陆逸装作没看到一样,低头快步朝对面走去。
    MMP!
    之前跑那么快,这会叫自己陆导了,让他先着急会再说。
    自己噌个设备,总得放映下。
    “啊......”
    眼看陆逸就要走到对面的时候,一声惊叫,还有汽车的刹车的声音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然后转头看去。
    一辆急速的红色小车从他身边擦过,手里提的东西全部被撞飞,然后他自己也被带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MMP!高兴太早了,那老黄历不准啊!”
    摔在地上的陆逸此刻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结果就被车撞了,这真是一个悲剧!
    那辆车子撞上陆逸后并没停下来,接着又撞到旁边的路基,然后是旁边的绿化带,直到车子完全撞坏没法继续前进了,才停了下来。
    这时一个女人从红色的小车上面惊慌的下来,一脸苍白的朝陆逸这里跑来。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倒在地上的陆逸,看了眼女司机后想到。
    “陆导!陆导!你没事吧?”
    路边的坤町反应更快,在那女人到来陆逸身边之前快步跑到陆逸身边,看了眼陆逸的情况后,用力摇晃着陆逸的身子,着急的问向陆逸,。
    陆逸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被压伤撞伤的地方,一时看不出到底有没问题。
    被坤町摇晃的陆逸没有吭声,他这会还有点懵。
    他感觉自己被撞的并不重,不过是被带了一下。
    只是被坤町摇了几下后,脑袋却有点晕。
    “劳资现在没事,你特么的再这样摇下去,就会有事了。”
    他有点恼火的瞪了眼坤町,心中对这家伙很不爽,不过却没说出来。
    今天本来是个大吉的日子,结果碰上这家伙后,全变了。
    如果不是这小子在剧院门口叫住自己,自己怎么会被城馆逮着,然后提着放映机过马路?
    如果不是这小子在马路边叫自己一下,自己怎么会过马路被撞?
    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己的灾星,从碰上他开始,连着就坑了自己两次了。
    “啊!昏过去了,昏过去了,赶紧叫医生!叫救护车去医院!”
    被坤町抱着摇晃了下后,懒得搭理坤町,陆逸干脆闭上了双眼。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以为陆逸晕倒了,看着陆逸闭上眼睛,立刻大声朝周围喊了起来。
    “我….我现在就叫医生,这地上的东西怎么办?”
    女司机这会才反应过来,哆嗦着问道。
    “地上的东西先不管了,等不及救护车了,赶紧把人送去医院抢救要紧!”
    坤町说完,一把抱起陆逸拦了一辆车,然后粗鲁的塞进去,拉上那个女司机,催促着司机往最近的医院赶去,这让陆逸忍不住又想骂人。
    还好自己特么的撞的不是很厉害,要是真撞伤了,被这家伙这么粗鲁的搞下去,恐怕还没到医院就会先挂掉。
    这一刻,陆逸很怀疑坤町是不是谁派过来坑自己的!
    “病人身体并无大碍,只是……”
    到了医院后,一番检查下去,让这几天一直绷着神经的陆逸竟然安心的小睡了一会。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面,坤町和那个女司机都在。
    听着医生跟坤町他们说自己的情况,陆逸松了一口气下来,没事就好。
    “咦?陆导醒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医生出去后,坤町回头看到陆逸已经醒来,惊喜的说道,似乎很高兴,语气还是一样的尊敬。
    “嗯,我醒了,你先出去下,我有事情跟这位小姐商量下。”
    虽然把自己送来医院坤町出了不少力,但是陆逸这会不想理他,有些事情他也得跟女司机商量下。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等坤町出去后,女司机看向陆逸,关心的问道。
    这次的事情有点蹊跷,还好只是撞伤人,要是撞死人了,女司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还好,暂时没什么大碍。只是你这在人行道上,还是红灯的时候撞上我,我跟你没仇吧?”
    被撞了一下,陆逸心中难免憋着点气。
    自己只不过安分的看着红灯过个马路而已,谁知道还会遭遇这无妄之灾。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的车子出了点问题。这事情你说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你们的损失我照单全赔!”
    女司机对自己做的事情认识还是很清楚,这会她也回过神来,还能冷静的面对问题。
    责任全部在自己身上,赔偿肯定是少不了。
    与其抵赖,还不如老实全部认了下来。
    反正自己买了保险,怎么赔偿,交给保险公司处理就好。
    “那行,医疗的费用你全出,我的放映机和胶卷这些,你撞坏了按价赔偿,这个赔偿方式没问题吧?”
    放映机是坤町租的,这得不少钱。
    之前的事情陆逸想了下,坤町害怕怕城馆所以跑了似乎也没什么错,自己拿了人家的东西撞坏了,肯定得赔。
    还有就是坤町的电影胶带,以及自己的电影胶带,全被撞飞了。
    这是两人的心血成果,陆逸还指望着自己的电影卖个价钱呢,坏了肯定也得赔。
    其他的,陆逸就没想那么多。
    他受伤并不重,要的太多伤人品。
    “没问题!你们两是来参加青年电影展的么?”
    陆逸的要求很合理,甚至让原本准备被宰一刀的女司机还有点惊讶。
    爽快的答应了陆逸的要求,好奇的问了下。
    今天是青年电影展的开幕式,两人带着胶卷和放映机出现在大剧院附近,女司机便联想到一起来。
    “不是,我们都没资格参加影展,报名迟了。坤町租了个放映机,准备免费放映自己的电影给大家看看,然后出了点问题,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说到这里,陆逸又忍不住有点小郁闷。
    自己真的只是想过来影展这看看啊,结果看到医院来了,这都什么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