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 返乡

    天龙帝国嘉元十八年,秋,帝都南门外,十里长亭。
    秋风萧瑟,黄叶飘零,望断枯肠路。
    一片肃杀的秋日氛围中,此时亭中却有两人对坐,中间一张石桌上,摆着一个木制食盘,四个精致的小菜,两双玉箸,两个夜光杯,一个青铜酒壶。
    “李兄,小弟今日在此备下薄酒,为兄饯行。此去关山万里,不知何日才能重聚…”
    说话者年约三十,相貌清癯,肤白微须,此时触景生情,感慨万千。
    此人供职于帝国吏制司,名叫狄秀,由于好友刑天司副司长李威被帝国贬谪回乡,今日特意在此为他送行。
    “可恨那些平日里曲意奉迎,呼朋唤友的小人,一见李兄被贬,却避之唯恐不及,着实令人心寒!”
    狄秀一想及此,更是愤懑不已,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唉…”
    看到好友不顾压力,坚持为己送行,李威虎目噙泪,长叹一声,也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李威虽叹,但其心中所思却不是自己的命运,而是对这个帝国的未来忧心忡忡。
    天龙帝国位于玄灵大6的东南一隅,虽位处偏辟,却人杰地灵,境内有无数高山大川,东南有大片临海区域,出产丰饶。帝国建立千余年来,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人才辈出,生机勃勃。
    然而,近些年来,不知为何,帝尊无心政事,帝子们开始为争夺太子储尊之位展开明争暗夺,朝中朋党勾结,争权夺利,可谓是一片乌烟瘴气。
    李威为人忠直,机智勇猛,办理了一批大案要案,靠功绩升迁至刑天司副司长,却不料在最近一桩大案的办理过程中,得罪了朝中某一势力,遭到言官弹劾,刑天司力保无果,眼见无法保全,不得已将他舍弃,暂遣回乡。
    “李兄毋需担忧,小弟定当竭尽全力,找准机会为兄开脱,相信苍天有眼,我们一定能再次相聚。”看到李威落漠的神情,狄秀安慰道。
    “秀弟之言,深感于心!然为兄所虑,却不在此。想我天龙泱泱,千年弹指,无数人心怀报国之志,一腔热血,愿为君抛。却没想如今奸佞当道,报国无门,空负此志。而内乱必致外侮,周边各国已有蠢蠢欲动之意,可恨贼子们对此竟毫不在意,犹自朱门肉臭,纸醉金迷,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也许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胃口会更好,李威风卷残云般将四个小菜尽数落肚,嫌酒杯太小,又拎起酒壶,鲸吞而下。
    狄秀看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早知道李兄胃口这么好,我就备多些酒菜…”
    “哈哈,有酒有菜,我辈足矣!只可惜如今天灾人祸不断,吃苦的是劳苦大众。”
    李威甩甩虬髯上溅到的酒珠,拍拍肚子,拱拱手,“今日长亭一别,秀弟切莫断了音信,我会回来的!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狄秀眼瞅着李威长身而起,跳上亭外早已候着的坐骑,带领家眷随从,车轮动,烟尘滚,一路向南。
    ……
    刑天司一处隐秘所在,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正注视着窗外的远山,默默出神。
    作为刑天司的司长,管正的心正在为李威被贬之事承受煎熬。
    “报!”一名年青司吏匆匆而入。
    “赵玉,怎样?”管正问道。
    “已启程。送行的只有狄秀一人。”
    管正微微点头,黯然道:“不去送行,是表明我们刑天司与帝国是站在一边的,不管它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不过,我们做的事,不仅事关帝尊,更是为了公正,为了黎民百姓。李威忠于职守,立下大功,却遭无端构陷,我保不了他的官职,但却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
    “属下明白!”赵玉凛然。
    “刚接到秘报,青花会已接受任务,派出杀手,途中刺杀李威。虽然李威自身实力强大,但所谓我在明敌在暗,防不胜防,你马上带领刑天十三卫,暗中跟随护卫,务必将其一行安全送至李家。到了李家,以其家族强大的实力,自然毋需再为其担心。”
    “是!”赵玉转身而出。
    ……
    帝都的南门迎入最后一批入关的民众,守门的戌卒正要关上大门,忽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错愕回望。
    “且慢,我等要出关!”一声大喝。
    “时辰已到,明日再出。”戌卒不假思索的回道。
    “这个认识吧?!”一面黑色的令牌,中间一个金色的“刑”字,突兀地出现在戌卒的面前。
    “刑…刑天令!马…马上开门!”
    赵玉带着刑天十三卫,乔装成普通马帮,连夜出城。
    一边疾驰,脑海里却回想着手中拿到的信息。
    青花会由来已久,是一个秘密杀手组织,如幽灵般存在于帝国之中,提供有酬杀人服务。
    根据暗杀对象的不同,价码也不一样。它们宣称,不管暗杀对象修为有多高,他们都能杀之,前提是雇主要付得起价码。
    当然,雇主必须提供暗杀对象完备无误的信息,而青花会据此派出相应级别的杀手,务保一击中的!
    他们训练有素,精于暗杀一道,成功的概率极高,当然,也有意外失手的时候。不过,青花会对每一单业务只会安排一次刺杀,如果失败了,除非雇主肯出更高的价码,否则不会再安排行动。
    “这次看来极为凶险,不知这个杀手现在何处,为了不打草惊蛇,必须设法先让李威自己知道此事。”赵玉心里暗暗拿定主意。
    ……
    天龙帝都西北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此刻正笙萧鼓乐,载歌载舞。
    舞女们一边跳着,一边不断地给主位上的金袍男子抛媚眼,扭动身肢,极尽媚惑之能事。
    一名宦官轻轻走了过来,在金袍男子耳边低语几声。
    “什么?刑天十三卫?!”
    金袍男子闻言变色,手中玉杯怒摔到地上,舞妓们惊恐伏地。
    “管正这老匹夫,居然连一个副卒都不肯放弃,哼,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去,把消息透露给他们,加大价码,务必杀之!越快越好!”
    “是…小奴告退!”
    看着宦官连滚带爬地出去,金袍男子怒气难消,指着带头的舞妓,大声喝道:“你,过来!”
    舞妓小心翼翼地扭了过去。
    金袍男子一把将她拉过来,舞妓一声惊呼,惶恐的哼叫起来,更激起男子的狂暴之性。
    其他舞妓和乐工们似乎对此习以为常,马上重新奏乐起舞,看似一片人间天堂。
    ……
    天龙帝国的军马称为“龙角马”,这**剽悍强壮,四肢修长有力,头上长有两个短角,皮肤上覆盖一层角质的鳞片。真正奔跑起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可以说是轻松无比,相比普通的马匹,强得太多。
    得益于刑天司的照顾,现在李威这一行人骑乘的正是这种帝国的战马,如果不是顾及怀孕已九月,随时有可能临盆的三夫人,恐怕现在早已在数千里外了。
    一行人赶了一日的路程,风尘仆仆,马儿没事,人却是困乏不堪,好在前方隐隐出现一个小镇。
    “老爷,前面有个小镇,我们已经赶了一千多里,天色已晚,还是安歇下来吧,三夫人已快分娩,可经不起折腾!”管家李有才叫道。
    “也好,虽说归心似箭,但也非一时半会之事。这个镇子叫…来运镇,吉兆,今晚就在这里找个客栈歇息吧。”李威记得这个镇子,年青时来帝都就曾经路过此处。
    “我看哪,干脆等到三夫人分娩之后,我们再赶路算了!”李有才笑道。
    “我倒希望她能到我们李家再分娩,这样方便许多。你去探问一下这里有何客栈,最好能包下来。”
    “是,我马上就去。”
    李有才跟随李威多年,办事得力,忠心耿耿,颇得李威器重。
    笑看着李有才远去,李威估算着日子,来到三夫人马车旁,轻声道:“纯儿,如果按现在的度,到李家之后再分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纯儿要承受一些颠簸之苦了。”
    “老爷,妾身没事,时间还早着呢!就让车队在此停歇,做做补给,明日一早再出吧。”
    “还是纯儿善解人意。”
    “嘻嘻,老爷,你还是去看看两位姐姐吧,免得她们又说你偏心。你知道,她们都还没怀上呢。”
    “嗯…也好,那你暂且歇着,我先去了。”
    过了约半个时辰,李有才兴冲冲地返回,老远就叫道:“老爷,我已探问清楚,此处只有一家‘来运客栈’,幸好客房不少,足够我们住下,我已订下足够的房间,请老爷和夫人们现在前往。”
    “好,马上安排。”
    “走起!”
    来运客栈今天似乎真的运气不错,在李威一行数十人入住后,又6续迎来几批客人,很快就对外宣告客满。
    这是客栈开张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伙计数量明显欠缺,客栈老板一家也临时上阵,兴奋地为入住的客人打水送饭,抹桌洗地,刷马加料,忙得不亦乐乎。
    “都是帝都来的贵客,看来要小一笔啦!嘻嘻,小红,很快就可以把你赎出来,纳为小妾了!”
    胖子老板一边扭着肥乎乎的身板,忙上忙下,一边喜滋滋地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