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 十年

    天龙帝都一处偏僻的街道,树木成荫,行人稀少。
    日已西沉,一道人影不知从哪个角落倏然出现,拐入一个小胡同口。
    人影看似走得平稳,实则度极快,又穿过几道院落,竟似平空消失一般。
    不久,人影出现在某个地下宫殿之中,“尊上,九号回禀!”
    “说!”一个象是来自地狱的声音传来。
    “属下到现场时,来运客栈正在重建,老板说李威给了他一大笔钱,并让他把所有尸都放在一处,说很快会有人去处理的。属下仔细盘问过,当时出现的天象太过神异,几乎是闻所未闻,以致用来吸引刑天卫注意力的南越盐帮扛不住压力,提前动,最终全军覆没。而六十六号的确已陨落,看其脸色,是服毒自尽,但他是带着笑容离去的。”
    “哦?看来是信息有误?”
    “尊上明鉴,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认为李威为什么要留下这些尸呢?”
    “启禀尊上,属下认为李威此举,是不想让刑天司卷入此案,与此单生意的客户再生冲突。另外,他也不想因此事与我青花会结仇,才留下六十六号让我们自行处理。”
    宫殿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那些尸呢?”
    “属下当场已让他们彻底消失了。”
    “嗯…好!把结果告诉客户,让他按价赔偿。青花会不再接手关于李威的刺杀任务。另外,给南越盐帮送去一笔补偿金,务必让他们满意。”
    “是,属下明白。”
    “到后堂去领赏吧。”
    “多谢尊上!属下必定尽心尽力,为青花会肝脑涂地!”
    ……
    远山染黛,夕阳斜照,一队车马踏着落日的余晖,从远处飞驰而来。
    “赵玉兄弟,前面就是听潮城北昆山,已是我李家的势力范围,半日后就可到达,兄弟们可要大醉一场了!”李威爽朗地笑道。
    “恭喜李副司!不过,兄弟们送到这里,恐怕要返程了,我担心管司长那边可能会遇到些麻烦。”
    “这…我真是高兴得糊涂了!你们马上返程,及时传信,也好让我安心。”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李副司,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
    砰!
    玉片四溅!
    “退下!都给我退下!”金袍男子狂吼着,把面前的所有物事狂扫出去。
    舞妓和乐工们惊恐万状,匍匐倒退。
    “青花会…李威,管正,刑天司…等着瞧…你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金袍男子嘶吼着仰卧在玉椅上,宫殿渐渐归于平静。
    ……
    时光荏苒,转眼十年。
    听潮城,位于天龙帝国南边一角,三面环山,南部临海,中间一条潮江通过。
    由于地理位置的独特优势,这里四季分明,气候宜人,物产丰饶,相比于帝国其它一些贫瘠之地,百姓的日子却是要好过得多。
    这里还是帝国的主要对外海港,是南越帝国和海上千岛各国进入的主要通道之一,千舸争渡,行人如织,商铺林立,灯红酒绿,是再平常不过的景象。
    城主府就在潮江边上,从高台上四处俯瞰,景观尽收眼底。
    中秋将至,应是赏月歌舞的好时节。
    此刻府中却显得有些抑郁,城主黄宇看着眼前的月饼肥蟹,却是毫无胃口,不时拿出随身的小手帕,擦擦胖脸上渗出的汗珠。
    “报,李先生到!”
    “快请!”黄宇眼睛一亮,连忙站起恭迎。
    这位李先生正是李威,自从返回听潮城后,他就在李家中安顿下来。
    李家现在的家主是二代大弟子李昆仑,正是李威的大哥。李威排行第五,但因其曾任刑天司副司长之职,是天龙帝国五品官员,在家族中地位独特,极少参与家族事务,相当清闲。
    由于喜欢办理要案的缘故,当黄宇向李威请求帮忙破解一些案件的时候,他毫不推辞,很快便成为城主府的座上嘉宾和重要参谋。
    不过他情况特殊,论级别曾比黄宇还要高上一级,虽然是受贬谪回乡,但在黄宇眼中,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不知李先生此次可查出一些眉目啦?”看到李威落座,黄宇满怀希望地问道。
    “两处案现场都已勘查过,取得了一些证据资料。但要破案的话,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大人请放心,眼下全城已戒严,正在全力搜捕越狱逃犯。至于那具在潮江下游出现的女尸,也正在等人来认领。”
    “多谢李先生相助!唉,这大过节的,一天就来两个大案,搞得全城人心惶惶,真是不让人过了!”
    “呵呵,大人不必多虑,这次倒不用我们太费力,陈家会全力帮忙的。”李威笑道。
    黄宇闻言精神一振,挺挺大肚,“为什么?”
    “因为这名逃犯就是被他们送进监牢的。”
    “先生查到了什么?”
    “此人叫吴平,十四岁,有个姐姐叫吴艳,长得貌美如花,去年被陈家家主陈刚霸一个小儿子陈虎看中,强娶入家,不久后死去,死因不明。吴平为了给姐姐报仇,屡次刺杀陈虎未遂,后抢劫陈家商铺,被当场抓获,送进了监牢。”
    “原来如此。”
    “所以,只要大人向陈家透露这个信息,陈家必定会全力配合抓捕,以他们的势力,自然不用城主府这边再出力了。”
    “哈哈,多谢李先生指点,我马上叫人去传信。来,吃蟹,吃蟹,现在的季节,这母蟹是最好吃的,膏肥肉美,满口汁香…”
    李威莞尔一笑,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吃将起来。
    ……
    几百年来,听潮城各方势力相互争斗兼并,有四大家族逐渐脱颖而出,就是北边的李家,西边的林家,东边的蔡家,还有南边的陈家。
    其中,南边区域是最肥沃宽广的,加上陈家家主陈刚霸修为已到第八境玄宫境,傲视群雄,因此,陈家的势力可以说是屈一指。
    其它各家族自然是避开陈家的势力范围,在听潮城外围各自拓展。
    听潮城北部有一处庞大的建筑群落,这里就是李家所在。
    其中一处僻静的小院,一名妇人正盯着冒着蒸汽的陶锅,默默地出神。
    “娘亲,我回来了!”一个清彻的声音,听得出是十来岁的童子。
    妇人展颜一笑,露出一股浓浓的母爱,“运儿回来了!”
    “什么东西?这么香?我老远就闻到了。”李运急忙忙地跑到母亲处看个究竟。
    “这是你父亲配制的玄药,专门给你滋补用的。”
    “哼,我不吃,反正吃了也没用。”
    妇人脸上掠过一丝黯然,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李运由于早产导致先天不足,身体瘦弱,比起同龄人矮了一头。
    “运儿,乖,吃了总归是有用的。告诉娘亲,今天在朱雀营学到了什么?”
    “还不是那套什么‘玄兽拳’嘛,我早就练得滚瓜烂熟,可是只在第一重玄衣境前期停留,也只有这套拳可以学学,其他的学不了。”
    “不要灰心,等境界突破了,你父亲有很多玄技可以教给你的。”妇人安慰道。
    “唉,没用的,再喝多少也是浪费,还不如给娘亲补补身子。”李运轻叹。
    朱雀营是李家专门设置的武童训练营,而玄兽拳是李家玄术的入门拳法,适合第一重玄衣境的武童练习,有辅助锤炼皮肉的作用。
    武者从开始感悟玄气,进入玄衣境后,重点就是磨炼全身的皮肉,使之结实有弹性,力量爆出来可以碎石摧木,犹如给身体穿上一身防护铠甲一般。
    李运六岁开始进行玄术修炼,一开始顺利无比,不用一月就进入了玄衣境,被李家惊为天才,作为重点来培养。
    不料,接下来的四年,不管如何努力,他竟然就在玄衣境前期一直趴着不动,眼睁睁看着同龄人一个一个了过去,甚至比他慢修炼的小童也毫不客气地越了他,终于坐实了‘废材’的称号。
    所以,他现在的心情要说多郁闷就有多郁闷,甚至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
    “谁说没用?”
    一道人影闪现院中,正是李威,“吃下去的总不可能全排出去,多少总能被身体利用。积少成多,我就不信它们会凭空消失!”
    “父亲回来了!”
    李运欢叫着跑出去迎接,“快,父亲,有没有什么新案子?说出来让我帮你破破。”
    “呵呵,要让我说新案子,你先把药喝了。”
    “这…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而且嘛,反正最终也是要喝的。”李运笑嘻嘻地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爷俩摆开架势讲案子,妇人微笑着在一旁沏茶,这一幕在这屋中已是常态。
    小时候,李运听父亲讲案子是津津有味,不停地问这问那,不时地出一两声惊叹,让李威很是得瑟,心理满足感特别强烈。
    不过,最近几年,李威渐渐现,自己办案多年的经验在李运面前已经不顶用了,往往要加上不少自己的想象,但这些想象却经常被李运挑出毛病,有时还真是尴尬无比。
    几年来,倒是有几桩城主府委托的要案,自己破不出来,反而是被李运现了破案关键,最终成功告破,让自己在黄宇面前特别有面子。
    从黄宇处回来,他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儿子聊聊,看看能否有什么收获。
    很快,他就把今天城主府接到的两桩大案子讲述了一遍,眼睛盯着小李运,心里盼望着他能说出点有用的东西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