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纤纤

    听潮阁中眼睛雪亮的人自然也有,而且还不少,很快,黄城主在听潮阁出现,参与点花魁的消息马上被人悄悄地传递出去。
    听潮城地域虽宽广无比,但各大势力经过长年的你争我夺,早已布下了满城的情报网络。
    四大家族先获悉,几大家主闻风而动,他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与城主打好交道的风月良机,天下谁人不知这种场合最容易沟通彼此的私下感情呢?
    其他一些中小家族虽然获得信息稍慢些,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各大家主级人物纷纷出动。
    很快,一个接着一个的重量级人物不断地出现在听潮阁中,**看着这些平日里一个也难得一见的大人物竟约好似地6续到来,脸上的肌肉都快笑僵了,油水不知被揩了几层。
    “天哪!到底生了什么事?这可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聚会,老娘这小心肝跳的…这小小的听潮阁都快被他们压塌啦!”妈咪的心情已经从极度兴奋转为极度恐惧。
    “看来,老娘今夜要下血本了,把雪藏已久的纤纤姑娘请出来,否则根本镇不住场面。”妈咪痛下决心,马上转身向顶层而去。
    ……
    主位两旁,不知何时悄然增多了许多副位,每个人都是先向主位上的黄宇和李运笑容可掬地打了声招呼才落座,这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这里的气场急剧放大,那些平日里常来的达官贵人和公子哥们的气焰在不知不觉间被完全压住,声音似乎也小了一些,现场显得有点压抑。
    随着听潮城大人物来得越来越多,李运心里不禁有点打起鼓来,“这个意外因素不在设计的计划之内,不知吴平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还会选择出手,或者找到机会出手呢?不过,不管这么多了,现在听潮阁内外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反正他今晚必定被抓住,这是他无法逃脱的命运,至于能不能为李家贡献一个陈家的人情,只有天知道了…”
    主位的位置能较为清晰地观察到全场,虽然李运对这些人几乎全不认识,却饶有兴趣的仔细观察着,想找出那个扮成女侍的吴平。
    他知道父亲必定是藏在离陈虎不远的地方,不过,由于人太多,他一时也无法现父亲所在之处。
    ……
    “妈咪,这么说,你是要我今晚出场担任魁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听潮阁顶层一间雅室中幽然响起,语气中透着说不出的无穷情愫,令人心漾。
    “女儿啊,不是妈咪狠心,实在是听潮阁今晚已到了生死存亡之境,那些个大人物,随便一个就能把咱这小阁给拆散了,更何况是几乎全部集中过来!如果不是到了这山穷水尽的境地,妈咪怎么可能让你这小心肝今晚梳笼呢?”**一把泪一把涕地哭说着,几乎要昏倒在地上。
    “不行!不能这样!纤纤姑娘是卖艺不卖身的,你们怎么能让她去当魁,去给那些无耻的恶徙梳笼呢?!”一个女侍“扑通”一声跪趴在地,高声叫道。
    **一怔,怒斥道:“你!你这贱婢懂得什么?!今晚到场的全是听潮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就扬起半天尘!要是纤纤姑娘被他们哪个看中,纳为小妾,那可是前世修来的大福气,求还求不来呢!再说了,场中来的公子哥们,多的是翩翩美少年,各地的青年才俊,要是哪个有幸成了纤纤姑娘的座上宾,也绝不会辜负了咱纤纤姑娘的美名!”
    “但是,纤纤姑娘才十四岁啊,是您一手带大的,送给那些大人物梳笼,您于心何忍哪?!”女侍继续哭道。
    “住口!这听潮阁的姑娘,有多少是在十岁就被客人梳笼的,你知道吗?是绝大多数!纤纤姑娘等到十四岁都未被梳笼,如果不是因为我精心看护,这可能吗?我还不是为了让她能多学点才艺,找到个好人家,过上神仙般的生活?如今天大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如果不在这个年纪好好把握,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耽误了纤纤姑娘的大好前程,最终吃亏的还不是她自己吗?!”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这小小奴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三番五次顶撞我,真是气死我了!来人哪,把她拖出去,杖打二十!”妈咪歇斯底里地喊着。
    砰!
    大门打开,冲进来两个阁中的打手,凶神恶煞,就要把这侍女拖出去。
    “慢!”
    纤纤姑娘轻抬臻,“妈咪,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让女儿静静想想,一会再回您话?”
    “这…行,你就再想想吧,可不能太久,节目就快开始了!”
    妈咪盯着女侍怒啐一口,袖子一甩,带着两个打手退了出去,关上房门。
    ……
    “纤纤,你不能答应她!”女侍待房门关上,一跃而起说道。
    “吴平,不必再说了。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如果李运在此,恐怕想不到吴平虽然如他所说确实是扮成了女侍,但却是听潮阁的头牌纤纤姑娘的贴身女侍,与纤纤姑娘还挺熟悉,这多少有点令人惊讶。
    “可是,你是我们南越帝国皇族的后裔血脉,身份高贵无比,怎么能被这些下贱的人糟蹋呢?”吴平急道。
    “哼…什么皇族血脉?他们把我从小放到这里来卧底,为他们提供情报,早就把我当成了一枚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哪里还会管我的死活?”
    “我呀,还有高老伯,李奶奶,他们都很关心你的。”吴平说到激动之时,忍不住想上前,抱住纤纤痛哭一场。
    “住手!”
    纤纤一把推开他,冷声道:“我的事情自己清楚。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就是我的家。如今这家已快要塌了,全指望我去搭救,如果我不去,那还算是人吗?再说了,如果听潮阁塌了,我的声名也毁了,我还能到何处去完成他们交待的任务?”
    “这…”
    “至于你,吴平,你失手杀死小翠的事我本该怪你,看在这么多年你看护我的份上,我放下了。我之前答应帮你创造条件刺杀陈虎,但现在情况有变,你好自为之吧。如果实在不行,我劝你还是先潜出此处,徐图后举。”纤纤叹道。
    “不行!不在今日把他刺杀,以后的机会就更少了。我已下了必死的决心,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给杀了!”吴平坚决地说道。
    纤纤看着吴平,轻叹一声,柔声道:“你…是我们南越帝国的天才少年,来日方长,以后有大把机会可以轻易地杀掉陈虎,何必现在拼了性命去刺杀他呢?吴艳姐姐的死确实突然,但具体死因我们还没法查清,说不定并非陈家的责任呢?”
    “如果当初不是被陈虎强娶进门,我姐姐肯定不会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如今,这件事已成了我修行中的魔障,每当修炼到关键之处,我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姐姐之死,导致修行根本无法寸进。只有把陈虎杀掉,才能去除这个魔障,否则我这一生也完了!”吴平黯然说道。
    纤纤怔住,思索道:“陈虎的修为是第三重玄泠境前期,而你现在是第二重玄廓境后期,境界的差距使得你的刺杀成功率极低。”
    “这个我早有准备,之前我设法弄到了一颗下品‘狂化丹’,可以让我的修为在短时间内飚升一级,只不过后面的衰弱期会长一些。”吴平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既然如此,我也无法再说什么了,总之,我会设法让你有机会去接近陈虎。你先退下吧,我要和妈咪说几句话。”
    ……
    妈咪在屋外等得心焦无比,由于担心纤纤会寻短见,有几次差点就要冲进来。
    好不容易听到纤纤的呼唤,马上推门进去。
    “女儿啊,不是妈咪说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为听潮阁着想,也该为自己好好着想…”
    “妈咪,不用多说,我答应您!”
    “唉哟,这才是妈咪的好心肝,好宝贝哪!你早这样说,妈咪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你放心,如果你前面的姐姐们能够压得住场面,妈咪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把你抬出来。”
    “妈咪,不必了。女儿就在今晚出场,不过,如何挑选客人,却要依女儿的手段,这一点请妈咪答应才是。女儿也是真心想为自己挑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好,依你,什么都依你!要真是哪个缺心眼地被挑中,妈咪还不答应呢,怎么也不能亏了咱纤纤。”
    “妈咪,女儿还要好好梳妆打扮一番。”
    “那是绝对的。妈咪呀,一定要让咱纤纤风风光光地出场,让那帮大小爷们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有劳妈咪了。”
    ……
    听潮阁对眼前的形势估计欠缺,但做为这里最有名的青楼,却从来不会缺乏烘造气氛的手段。
    很快,听潮阁中著名的舞蹈表演先提前热场,舞女们红衣彩裙,身姿曼妙,舞步轻盈,长袖飞流,看得众人大声叫好。
    阁中又为每位客人多备了小菜和美酒,更是奉上新编的美女图录,让客人们可以提前挑选。
    很快,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众人期盼着点花魁能快些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