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 点花魁

    一段热舞过后,舞女们逐次退场。
    烟雾迷朦处,款款走出一名婀娜多姿的面具女郎,一下子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台下左边一个角落处,一对狗友正在窃窃私语。
    “蔡阳,这是波波小姐吧?”
    “哈哈,虽然她号称千变女郎,但不变的是那胸…不是她会是谁?林天,你该不会是看到你父亲在此,怕了吧?”
    “哼,我怕什么?他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再说了,现在连十来岁的小孩也坐在堂堂的主位上,他还有什么理由来教训我?”林天愤然说着。
    “小声点…听说那是城主的小孩。”
    “你是说那个大胖子就是本城的黄城主?”
    “晕,你还没接到情报吗?看来你林家的情报能力比我们蔡家还要差呢。”
    正说着,一名杂役给他们送来了几碟小菜,顺便把一张小纸条塞给了林天。
    林天打开一看,“给我老实点,为父正陪城主看点花魁。”
    ……
    李运并不知道自己被周围的人误认为是黄宇的儿子,此刻看到波波小姐出现,颇感兴趣,“看来比前世某些明星还要夸张得多啊…”
    “尊贵的客人们,欢迎光临听潮阁!”
    波波舞动几个标志性的动作,高声呼道,惹来了一阵尖哨声。
    “今夜,听潮阁因尊贵的客人到来而蓬荜生辉,因此,我们将献上最精彩的节目,让大家尽情地享受这美好的夜晚!”
    “波波,快点!”
    “波波,先来!”
    略带磁性的沙哑声音,无比媚惑的肢体动作,波波又赚到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现场的情绪被彻底激起来。
    “尊贵的客人们,请别着急嘛。因为我们奉献的是最精彩的节目,所以象原先那些‘百女散花’之类的节目,会在别处举行,想必在座的各位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因此,这里先登台的是精彩的‘十美投绣’经典曲目。”
    一语激起千层浪,波波此语马上引起台下极大的反应,一片惊叹声。
    那些经常到这里的公子哥们和达官贵人知道,“十美投绣”乃是往年听潮阁点花魁的压轴好戏,但是,现在这压轴好戏却先登场,不难想象还有好戏在后头呢。
    “也许还有客人不清楚规则,波波在此简单再重复一遍。客人们可以在美女表演的过程中叫价,十金起价,上不封顶。下品玄石可抵百金,中品玄石可抵一百下品玄石,上品玄石可抵一百中品玄石,极品玄石…想必大家也不会拿出来而留着自用。叫价最高者自然可以取得美女的绣球,抱得美人归。第一位登台亮相的是甜甜小姐!有请!”
    “哇,甜甜小姐打头阵,实在令人意想不到!”台下右边一个角落里,碣石岛的黎刚惊叹道。
    陈虎脸色有点不好,“的确,我记得去年甜甜小姐的叫价可是三百金,最后被我忍痛拿下!”
    “陈兄可打算与她再续前缘?”
    “看这架势,这个价根本拿不下来,再说,现在我就算是再有钱也不敢花了,先看着吧。”
    伴随着动听的音乐,一个头戴蝴蝶面具的少女出现了,走到前台,纤手轻轻抬起面具,露出一个甜甜的标志性笑容,又快戴上,接着就在台上跳起了擅长的孔雀舞,舞姿曼妙动感。
    这一番做作,引得台下一片哗然,马上有人迫不及待地叫价,“我出十金!”
    “你这都好意思叫出口,我出五十金!”
    “蠢货,一百金!”
    “三百金!”
    “好!这位客人出价三百金,还有吗?”波波喊道。
    “五百金!”
    “八百金!”
    “一千金!”
    “好!这位客人出价一千金,还有吗?”波波大声喊着,身姿因激动而震颤不已。
    隔了一会,“我出两千金!”
    全场一阵沉默,波波最先反应过来,“还有吗?”
    “三千金!”西北角响起一个粗豪地声音。
    “老头子?!”黎刚愣住,因为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现场终于暂歇下来,波波又追问了几声,终于宣告此轮竞价结束。
    甜甜小姐摘下早已别在腰间的红绣球,在众人羡幕的眼神中,优雅地投给了碣石岛主,这才缓缓退下。
    陈虎看得目瞪口呆,这个价已经远远出了他去年的出价,翻了十倍,“简直是坐地起价啊!”
    “我的心在滴血!老头子竟然这样花钱,竟然还叫我别乱花钱!不行,回去一定要告诉老妈子。”黎刚气得锤胸顿足。
    波波也是次遇到这种土豪,花了一点时间平复一下起伏的心情,大声喊道,“第二位登台亮相的是蜜蜜小姐!有请!”
    又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少女闪亮登场,引起在场之人的热烈追捧。
    “十美投绣”出场这十位小姐舞姿各擅胜场,非常吸引眼球,而最后竞价的结果基本都在三千金到五千金之间,胜者均是各方岛主、洞主、家主等级别的人物。
    竞价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某种势力间的竞争,这让众人大开眼界,听潮阁自然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这样的竞价自然把众人的胃口大大吊高,此时眼光均是紧盯着波波小姐。
    “尊贵的客人,为了表达我们的敬意,今晚,我们将隆重推出本阁的保留节目梅兰竹菊‘四大花旦’!”
    台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很快就变为热气,而且在不断地升温。
    “她们四位色艺双绝,各擅胜场,不仅舞姿动人,而且还精通吹拉弹唱。下面,有请小梅姑娘!”
    此位面具女郎一眼就可看出身材比前面十位胜出一筹,纤手还拿着一支长萧,款款前行。
    来到台前,刷的一下先摆了个酷酷的姿态,连摘面具的动作也无比撩人,却将长萧对住樱桃小口,曲音如流水般喷流而出,非常悦耳。熟悉音律的人一听就知她吹的是一《梅花弄》。
    哇!
    叫价马上响起,而且价格很快就过了五千金,倏忽间又爬到了万金以上,终于在五万金处稍驻下来。
    “十万金!”
    一个令人瞠目结舌,挑战众人底线的价格被报了出来。
    “是父亲!”蔡阳兴奋地跳将起来,在这种时候如此强势地压住其他势力,让他感到特别有面子。
    波波也蒙住了,竟然没有再追问,而是呆呆地看着现场,很快就宣布此轮竞价由蔡家家主蔡德胜出。
    小梅姑娘把自己的长萧优雅地掷给了蔡德,傲然退场!
    现场的气氛已臻白热化,波波此刻有点站立不稳,好在喘了几口大气之后终于缓了过来,高声喊道,“第二位登场的是小兰姑娘,有请!”
    接下来出场的小兰、小竹、小菊三位姑娘却象是约好似的,分别以十万金被听潮城另外三大家主摘走,分别是林家的林亭,李家的李昆仑,陈家的陈刚霸。
    此时众人已反应过来,这“四大花旦”明摆着就是为这四大家主准备的,因此都是懒得与之竟争,任其摘走。
    “唉,早知道就不来这里凑热闹了,这哪里还有我们的份?”陈虎虽然有父亲为他挣了面子,但心中却是失落无比。
    “此言差矣。能亲眼看到如此一场创纪录的竞价大赛,真是不虚此行。”黎刚叹道。
    “就算如此,还是寒了众人的心,如果明年还是如此,我肯定不来了!”
    场中大多数人心思都差不多,气氛稍冷,众人以为今晚就是到此为止,不料,波波竟再次振奋精神,“尊敬的客人们,今晚的压轴大戏就要来了!”
    哇!
    台下有点蒙,“还有压轴大戏?”
    陈虎惊呼,“不得了,这可是一个挑战天价的节奏!”
    “莫非是准备献给城主的?”黎刚猜测。
    “有道理!”
    黄宇看到好多人都在笑看着自己,肥手微抖着拿出随身的小手帕,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心里自语着,“你们别看我,我可没那几个家主那么多金,就算有也不会那样乱花。”
    波波口吐兰花,“尊敬的客人们,下面是我们听潮阁珍藏多年的魁纤纤小姐出场!”
    嗡!
    “纤纤小姐年方十四,尚未梳笼,她不仅国色天香,才艺高绝,一手琵琶更是达到大师水准。”
    嗡嗡!
    “纤纤小姐决定今晚在这里找到一位如意郎君,为她梳笼。”
    嗡嗡嗡!台下快炸成一锅粥。
    “不过,规则却不是按刚才的竞价,而是由她自己设计的挑选办法。那就是以诗会友,纯以诗歌见高下。请在座每一位客人以今晚的月亮为题,在一个时辰之内赋诗一,她会从中挑选自己认为是最好的一,而创作者就可以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为了公平起见,绢帛上只有编号,请大家不要落款题名。”
    波波话音刚落,那些之前本已萎靡不振的公子哥们不由得精神大振起来。
    因为如果还是竞价的方式,这些人不可能胜过那些家主级人物,也不敢去胜。但现在是纤纤姑娘自己选,而且竟然是赋诗,这相对来说却是他们的强项了,另外,这样胜出既不会得罪这些大人物,又能成就风月美名,真是一举数得!
    很快,全场群情振奋,绝大多数年轻人均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不少人却皱起了眉头,痛恨自己怎么平时不多灌点墨水,关键时刻却哪里能写出什么好诗来?
    李运一直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个“点花魁”,不过,听到此处,脸上却露出一丝难以言明的微笑,“纤纤小姐此举,莫非有什么深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