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 以诗会友

    “莫非她还真想挑个有才情的人为自己梳笼?还是…”李运脑子急转动着。
    忽然他眼前一亮,因为场中多了许多侍女,她们手上端着笔墨纸砚,正往各个座位上送去。
    “尊贵的客人,由于‘以诗会友’的想法是纤纤姑娘临时起意,所以本阁正紧急为各位配置笔墨,波波建议大家可以趁此机会先行构思诗意,可别辜负了纤纤姑娘一番盛情哦!”
    台下安静了许多,有的冥思苦想,有的摇头晃脑,有的抖着二郎腿。
    “黎刚,你就别在那里乱晃了,看着心烦,量你也写不出什么好诗来。”陈虎嘲讽道。
    “笑话,你真是孤陋寡闻,本公子六岁开始写诗,诗作流传甚广,如今在听潮学院谁不知我黎刚的诗名?哼哼,倒是你,只见你整日里花天酒地,好勇斗狠,却从不闻有一诗作,现在看来你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这…兄弟我不是没这雅好嘛,嘿嘿,黎兄,能不能赠诗一,帮我成就与纤纤小姐的相会,一定给你重重的补偿!”
    “做梦!本公子今晚一定要诗冠全场,为纤纤小姐梳笼。你的那点补偿算得了什么?这种事情,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黎刚得意地嘲笑着,然后他身上就被泼了一身墨水。
    “你这贱婢!眼睛长哪去了?!”
    啪!
    黎刚顺手一个大耳光,一名女侍被他打得晕头转向,倒向陈虎的方向。
    “哈哈!活该…你?!”
    陈虎开怀大笑,忽然双目圆睁,惊愕地轻呼一声。
    一柄暗藏在托盘下面的鱼肠小剑,急颤动着,瞬间抵达他的咽喉!
    “大胆!”
    副位上一道人影霍然站起,一股罡风急射而出,向女侍袭来,可惜有点鞭长莫及。
    女侍脸上泛起一抹诡异的红色,牙关一咬,用力向前一送!
    眼看就要美梦成真,忽然,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嘴角勾起一个惨笑,砰的一声,身子却被远处袭来的罡风击飞出去,跌到一个角落里,竟挣扎着爬起逃了出去。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副位上的人影一闪,来到陈虎面前,正是陈家家主陈刚霸。
    “陈兄莫惊,倒也无妨。”
    不知何时也出现在那里的李威手指上夹着鱼肠小剑的剑尖,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陈刚霸闻言如释重负,“多谢李兄搭救小儿!”
    转头看向陈虎,却已是吓昏过去,连忙上前查看,只见他咽喉处破了皮,幸好未曾深入,血珠渗了出来,染红了大片衣衫。
    “好险!若非李兄出手快,恐怕小儿…”
    “陈兄且在此照看公子,小弟去追那刺客。”李威说道。
    “有劳李兄了!”
    听潮阁内一片骚动,想不到竟然有人潜入阁中,在大庭广众之下实施刺杀之事,人们纷纷聚拢过来看个究竟。
    一道人影急匆匆赶来,却是妈咪。
    只见她奋力分开围观的人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老爷明鉴哪,都是今夜来的人太多,我们小阁人手不足,防范不周,竟被那该死的贼人混了进来…请大老爷不要责怪,我们一定把她抓住,送到您面前任您处置!”
    妈咪吓得全身抖,六神无主,呼天抢地。
    “哼,幸亏有李家五爷相救,小儿才能逃过此劫。否则,把你这听潮阁全杀了也难消我心头之恨!起来吧,不要误了纤纤姑娘的诗会。”
    “是…多谢大老爷!陈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听潮阁上下一定会为他祈福的!”
    ……
    短暂的喧闹后,台下经过一番重新布置,逐渐恢复了平静。
    不过,刺杀事件却如一针兴奋剂,从这里蔓延出去,很快在全城酵起来。
    正当人们心绪难平,无法下笔之际,一声清音,从天而降!
    台上裂开一个口子,一个圆台缓缓升起,圆台上站着一道人影,犹如亭亭玉立的红莲,盛开在绿意无边的荷田上。
    微风吹过,清香扑鼻,让人如置身莲塘,清新无比。
    一个凤冠霞帔,国色天香的女子如天女下凡,高高在上,接受众人的景仰。
    琵琶半遮,倍增亮色,犹如今夜的明月,让人遐思万千。
    手托琵琶,捍拨檀槽,轻弹几声,又反身倒弹,如履薄冰,秀腿如勾,玉趾胜雪,趾尖拨弄琴弦,琴音喷薄而出,抑扬顿挫,动人心弦,神乎其技也!
    舒缓处如山间清流,急促时如暴风骤雨,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台下此时静悄悄,唯见明月照红莲!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聆?
    许多人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此时心中只剩下两个字,“纤纤”。
    一神曲技震全场,纤纤缓步下台,转身退入场后,天上慢慢垂下一道丝幔,遮住了她的神光,只隐隐约约留下一个娇美的背影,让人遐想无限。
    纤纤!
    纤纤!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看着你,中间却隔了一道丝幔!
    人们缓过神来,心中所思所想,除了纤纤,再无其他!
    交谈都是在浪费时间,众人纷纷聚精会神的冥想,有的已开始奋笔疾书,将对纤纤的思慕之情全部融入自己的诗作之中。
    台下比参加天龙帝国的国试还要安静,唯有一丝丝轻微的沙沙声,是毛笔在绢帛上走动的声音。
    李运看着这场面就想笑,特别是旁边的黄宇眯着小眼睛,搜肠刮肚想诗句的样子更是引人笑。
    他凝视着纤纤的背影,“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娇美的身子下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想了想,他提起毛笔,醮满墨汁,在雪白的绢帛上写了起来,毫无阻滞,一气呵成,嘴角微翘,“这一应该足够救你了吧。”
    ……
    “哈哈,我完成了!纤纤非我小诗圣莫属。”一声欢叫,黎刚第一个喊起来。
    “做梦吧你,我小诗仙白李的美名可不是白叫的。”另一边也有人叫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语不合,差点就要对掐起来。
    此时阁中戒备森严,很快有人来收卷子,并把他们两个劝开。
    台下6续有人交卷,卷子被很快地送到后场,供纤纤审阅。
    一个时辰后,所有人都交上了绢帛,开始焦急地等待结果。
    “蔡阳,你感觉如何?”
    “唉,碰运气吧。早知道平时多读点书,今天肯定是没戏了,也就是凑凑热闹。林天兄又如何呢?”
    “还不是和你一样,看来想要一亲芳泽,难哪!”
    蔡阳点点头,“不过,你觉得这次谁最有可能呢?”
    “我看黎刚和白李有得一争,这两人一个号称小诗圣,一个号称小诗仙,在听潮学院中就是你争我夺,不分伯仲,两人的诗作还流传甚广。”林天说道。
    “我看也差不多,恐怕纤纤小姐也难抉择啊。”
    台下众人纷纷猜测,大多数人的意见竟是趋同于是黎刚和白李之争。
    两人耳闻众人之论,自然是得意洋洋,轻摇折扇,故作矜持。
    ……
    听潮阁为了弥补刚才刺杀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在众人等待的过程中安排了大量的免费节目,免得众人等得心焦,这多少挽回了不少分数。
    而这么多人的诗作,翻阅起来定会费时不少,何况还要评出个高下强弱,时间长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众人以为起码得花两三个时辰的等待,不料才约一个时辰后,波波竟然出现了,众人精神一振!
    “尊敬的客人们,想不到这么快吧?‘以诗会友’已经有了结果!”
    台下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快说!是不是我白李?!”
    “笑话!肯定是我黎刚!”
    “我支持白李!”
    “我支持黎刚!”
    台下喊声此起彼伏,竟然马上分成了两大阵营,分别支持白李和黎刚。
    波波怔了一下,看了看两人,略带磁性的声音同情地说道:“两位公子的诗作,自然也是名篇大作,令人叹服!不过,经过我们核对编号,纤纤小姐看中的诗作,却不是两位的作品,而是坐在主位上这位小公子的!”
    “啊!”
    全场愕然!
    眼光全部集中到李运身上,李运脸上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双手一摊,耸耸肩。
    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恐怕此刻黎刚和白李的眼神就是如此。
    黎刚脸上涨得通红,愤然喊道,“这不可能!这么小的孩童能写出什么好诗?!就算…就算他是黄城主的儿子,也绝不可能!”
    “对!绝不可能!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白李的头都气得竖了起来,高声附和道。
    两人算是找到了共同的敌人,次有同仇敌忾的感觉。
    “我看哪,是听潮阁在耍咱们,你们看,就凭这个小孩能给纤纤小姐梳笼吗?”有人冷笑道。
    “不错,不错,应该就是如此,纤纤小姐在糊弄我们。太可恶了,我要把这听潮阁给拆了!”有人恶狠狠地说道。
    一时之间,群情激愤,场面有些失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