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神断

    “父亲,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中秋节?”
    李威千盼万盼,没想到从李运口中说出来的却是这一句话,一时怔住,微颔无言。
    “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您把案子给破了!”李运脸上嘻笑着。
    “什么条件?”
    “明晚带我去‘听潮阁’看‘点花魁’。”
    “不行,小小年纪,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凑热闹!”李威一口回绝。
    听潮阁是城内最有名的销金窟,这里的女子可谓艳技双绝,名动四方,引来各地的公子哥们,达官贵人,甚至连遥远的南越帝国和海上诸国,都有人不辞辛苦,专程来此销金。
    李威自己倒是时不时地偷偷去那里逍遥过,不过,若说让他带儿子一起去,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的。
    “如果说这是破案的关键,你应该会答应吧?”李运笑道。
    “这…此话怎讲?”
    “你答不答应?”
    “好!”
    “哇!”
    李运喜笑颜开,雀跃不已,惹得妇人在一旁也开心起来,“运儿,就算是你父亲带你去了那里,你也要乖乖地,看热闹就行了,知道吧?”
    “你们放心,那些青楼女子怎么也不可能看上我这个小屁孩吧。”
    “嘻嘻,这个自然,记得无论如何,看完热闹后就回来,明晚我和你大妈二妈会在后院摆酒赏月,缺了你们父子…你知道后果的。”
    李威尴尬地笑了笑,知道最后这一句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会帮你把父亲带回来的。”李运笑眯眯说道。
    “运儿,别太高兴了,先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李威先岔开话题。
    “其实,这两个案件是有关联的,可以一并破了!”
    李运语出惊人,一下子把李威夫妇都给镇住了,怔怔地望着他,“这么巧?!”
    “从逃犯越狱的时间,和他跑到杀人地点的时间,与女尸死亡时间恰好吻合,所以我判定这名女子正是被逃犯所杀。”
    李威有点蒙,“你已经知道了杀人地点?”
    “不错,作案地点就在听潮阁,这也是我一开始提醒你明天是中秋节的原因。”
    “我…还是不明白。”
    “每年中秋节,正是各处青楼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各种招揽客户的活动频出不穷,而其中又以听潮阁的点花魁最负盛名,吸引的客户最有份量,许多公子贵人都以在此亮相为荣。”
    “不错,但这与本案又有何关联?”
    “以四大家族的势力,其中乐于此道的公子哥们,有哪个不想在此亮相,博取美人一笑呢?以陈家的陈虎强娶美女吴艳的品性,加上他在陈家的地位,想来必定会出现在听潮阁中参与点花魁。”
    “你是说,吴平想到听潮阁刺杀陈虎?”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平日里吴平根本无法见到或接近陈虎,这也是他前几次刺杀失败的主要原因。而点花魁的时候,现场会异常混乱,正是实施刺杀计划的最佳时刻。”李运肯定地说道。
    “嗯…不错,如果我是吴平,了解到陈虎的行踪,也会作出如此选择。”
    李威虎目闪亮,象看金子一样望着李运,“你又怎么说那个女子是在听潮阁被吴平所杀呢?”
    “听潮阁后面有部分楼阁正好处在潮江之上。从你现场勘查的结果来看,该女子死亡之时只着**,年约十五,头部有乌青,身上有淤伤,并非奸杀。死亡时间约五个时辰之前,这正好与尸体从听潮阁漂流到下游地点的时间吻合。”
    “你怎么知道是吻合的?”
    “因为我知道潮江这个季节的水流度。而且,以吴平第二重玄廓境的修为,从监牢逃到听潮阁的时间,恰好也是杀人案时间,这可以推论必定是吴平所杀无疑。”
    “这…你怎么知道吴平的修为是在玄廓境?”
    这一点李威之前的确是忽略了,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李运却说与破案相关。
    “嘻嘻,这一点自然是第一时间要反应过来的。吴平是被关在二号区牢房,这个区域的牢房关押的是第二重境界以下的犯人,而牢钢被设计为第三重玄泠境的强度。从逃离现场来看,钢条微弯,出口仅够一个小童离开,如果吴平没有练就缩骨功之类的功法,以他十四岁的年纪,就算再怎么瘦小,都不可能逃出。而缩骨功这类功法,却必须是在进入玄廓境之后才能修炼的,这个境界修炼的正是筋骨。因此,我判定他的修为境界是在玄廓境无疑。”
    “那依你所说,作案地点是在听潮阁后边楼阁之中,吴平此意何为?”李威身体前俯,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资料上来看,吴平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只是为了替姐报仇,才中了陈家埋伏,被送入监牢。可见他的杀人手段有限,或者说他本意并不想杀无辜之人。潜入听潮阁之后,他必定要想办法藏身。吴平的姐姐吴艳貌美如花,可以推断吴平本人应该也是眉清目秀的少年,于是,他可能临时起意,准备夺取一名与自己身材相仿的青楼女子衣服,乔装成一名女侍,以便接近陈虎,实施刺杀大计。”
    听到此处,李威不自觉地俯得更低,汗流浃背,额头上冒出的热汗已经滚滚滴流,却毫不在意。
    李运继续分析,“青楼女子见到有人从暗处冲出,试图抢夺其身上衣服,必定认为此人心存歹意,于是大呼求救。吴平慌乱之际,自然是捂住她的口,一番争夺之间,两人滚落楼梯,该女子受到撞击而死。这也是她并非受奸杀而死的原因。吴平匆忙剥去她的衣服,并将死去青楼女子顺手扔入了听潮江中,自己在听潮阁里潜藏起来,等待明日的点花魁盛会。他应该至今还不知道该女子已经被人现,所以,在明日的点花魁盛会中,他一定是潜藏在暗处,伺机刺杀。如果不是今日两案并,如果不是碰到我的话,估计他明天刺杀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李威衣服已经湿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头已经俯到李运面前,紧紧地盯着李运,象是要在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忽然霍地一下站起身来,“我要去城主府一趟!”
    一个闪身,人已不见。
    “别走,还没说完呢!”李运大叫。
    “运儿还有何话?”
    “明天当场抓住,让陈家欠我们李家一个人情!”
    “明白了!”
    ……
    “神断…神断…”
    李威口中喃喃自语,一路上的心情,只能以无比激动来形容。
    “不得了!如此复杂的一个连环血案,竟然在数息之间就想得清清楚楚,如同亲见,胜过无数人的劳累奔波。运儿有此奇才,就算玄功修炼不成也毋需担心,恐怕再多玄功强者也不如他动一个念头。看来…今后刑天司必定得为他留一个位子了!不对,不对,恐怕刑天司也未必盛得下他这条大鱼…”
    看着远处隐隐出现的城主府,他稍稍平复下心情,闪身而入。
    不久,府令传出,全城戒严行动中止,中秋各项活动照常进行。
    全城百姓终于松了口气,“危险解除,狂欢将至。”
    ……
    八月十五,月正圆,天龙帝国的明月看起来却是更大更圆,皎洁无比。
    月华如练,照在南海上,照在潮江上,照在洋溢着欢乐的笑脸上,照在人头攒动的听潮阁上。
    这里四处早已挂满了招牌式的灯笼,透着火红的亮光,让每个人显得更加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体内某种激情正在酝酿之中。
    “客官来啦,楼上请!”
    迎宾女们不停地嗲叫声中,听潮阁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贵客。
    “这位小公子请留步,不好意思哦…我们听潮阁不接待小孩子。”
    在一片虚情假意的笑骂声中,忽然传来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被拦住的自然是李运。
    李运抬头笑看着这名女侍,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姐姐,也不看看我是跟谁来的?”
    “这…这个大胖子,啊!”女侍脸上多出了一个掌痕,纤手连忙掩住。
    “瞧你这张贱嘴,眼睛长哪里去了?!”妈咪从楼里风一般冲出来,顺手甩了女侍一巴掌。
    “府主大人大驾光临,小阁今夜真是蓬荜生辉。妾身等您可是等到花儿也谢了!”妈咪笑得满脸生花,一个趔趄,跌了黄宇一个满怀,香风扑鼻。
    “有劳夫人挂心了!”
    黄宇打着官腔,扶起妈咪,顺手在她身上揩了一层油,惬意无比地闻了闻。
    “唉哟喂,您好…坏…咦,这是小公子吧,多可爱呀,是来看热闹的吧,来,姐姐陪你,府主大人,快随妾身进来吧…”
    黄宇摇摇头,捏着妈咪的纤手,尾随而入。
    李运和黄宇被安排在看台的主位上,一时引来无数人地猜测。
    由于黄宇露面的机会多在听潮城一些高级朝政场合,普通人认识的自然不多,所以,对于这一老一少居然占据了主位的情况,引起不少狂妄公子哥们的怒意。
    “黎刚,这个胖子是谁?”
    “陈虎兄,我哪知道啊,我还以为那个位子是留给我们碣石岛岛主的呢。”
    “你们岛主哪够资格,我还以为是我们陈家家主的位子哩。”
    ……
    “蔡阳公子,那个小孩是谁?”
    “好象是和那胖子一起进来的。”
    “怎么这么小就来凑这青楼的热闹?”
    “现在的小孩早熟嘛,不过,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应该是先天不足,哪能与你林天公子相比…”
    “那是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