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透视兵王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2811章 真正的战争开始了

 第2811章 真正的战争开始了星湖联盟太弱。
连保障基本电力,都需要从死神联盟得到发电机组,才能解决。
拿什么去和死神联盟作战?
这是特蕾莎超级有信心的点。
但是,她唯一忽略和计算错误的,就是项少龙本身,他这一个人在这场战役中起到的关键性作用。
望着电子屏幕上特蕾莎冷傲的面孔,项少龙的声音不徐不疾。
特蕾莎冷哼了一声,脸上的微笑渐渐凝固:“你根本就没有力量对抗黑客帝国。
而且,你只是一个复制人,一个傀儡。
我不可能让白头鹰落到你手上,只要制造你的人唤醒你的记忆,你马上就要俯首帖耳。”
“如果放弃一切,星湖联盟全体投降,我可以考虑让你活着。”
“你觉得,这可能吗?”
项少龙没有怒而反驳,只是说话口气越来越冰冷。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特蕾莎的回答冰冷、生硬并且不容置疑:“两天之内,你让星湖联盟投降,交出所有军队。
我可以让你在我们的保护下,继续坐稳星湖城城主的位置。”
项少龙脸上保持着平静,嘴角渐渐露出一抹笑意。
“这就是你的计划?”
“对!星湖联盟只是黑客帝国的附庸。”
特蕾莎丝毫没有否认指责:“这是你唯一的存在价值。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向星湖联盟提供数量庞大的物质援助?”
“说得好听点儿,叫做附庸,实际上就是随时可以牺牲的炮灰。”
项少龙眯起眼睛,剑眉一扬。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平等。
旧时代没有,现在也一样。
弱者就必须服从强者的命令,成为强者的养分。”
特蕾莎脸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优越感,和高傲。
目光中充满了对项少龙的轻蔑。
项少龙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变化:“你在做梦!”
屏幕上特蕾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她阴冷的目光盯住项少龙,仿佛一条注视着随时可能捕捉猎物的毒蛇。
“看来,我们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的确是这样。”
项少龙微微一笑。
“很好!你的自主意识显然要比我判断中强烈得多。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要制造出你这种特殊型号的复制人,但我仍然想要说上一句,你在找死!”
特蕾莎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冰冷。
“谁死还不知道。”
项少龙没有丝毫气愤和慌张。
“愚蠢!”
特蕾莎怒斥。
项少龙直接关闭了通话。
该来的,永远也无法回避。
特蕾莎的报复,远比项少龙想象中更加狂热迅猛。
很快,星湖联盟的城市就受到了炮击。
居民伤亡数量多达数千,一些房屋和工厂被摧毁。
而且,周边地区发现大规模武装部队活动迹象。
人员数量大约为五千到一万。
其中,包括几百辆各式战车。
一份份情报,在长桌上渐渐堆高,其中显示的内容触目惊心。
黑客帝国与死神联盟同时向星湖联盟发动进攻。
已经演变成项少龙最为担忧,也是在旧时代最为普遍的战争。
默默注视着堆积在面前的各种情报,项少龙清澈的黑色眼眸微微地眯起,眼瞳收缩着。
星湖城东面连绵起伏的山脉深处,隐藏着一个表面外观与周围山岩完全相同的古怪建筑。
加上与地下连通的空间,建筑本身只能容纳上百名战斗要员。
没有水,附近地区无法耕种,所有生活必需品都要专人按期运来。
而驻守在这里士兵们的任务,就是让架设在山顶那几台雷达永远保持警戒状态。
这雷达是从地下基地的仓库中运出来组装的。
死神联盟也有武装直升机,而且比星湖联盟的更多。
他们的轰炸给星湖城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幸亏雷达基地给星湖城提供了预警,把损失降低到了最低。
等到放空警报解除,星湖城已经有数十栋建筑被毁。
幸亏这些武装直升机的载弹量都不打,对星湖城造成的伤害,更多是心理层面上的。
到处都是来回奔跑的人群。
哭喊、叫骂、悲痛,与浓烈燃烧的火焰一起,夹杂着升腾翻滚的烟雾,在城市里回荡。
上百具尸体躺在血泊和火焰之中,这就是战争。
伤者在废墟瓦砾中哀嚎哭泣,空袭前后只持续了不到十五分钟,却使让整个城市陷入空前的混乱。
幸亏星湖城的居民,都采用纯军事化管制。
不可否认的确非常有效,尤其是在战局尚不明朗,城市遭到外来势力攻击的情况下,只有冰冷无情的高压,才能在最大程度上缓解民众的恐惧心理。
人们站在坍塌的瓦砾堆上,仰起头,呆呆地望着阴云笼罩的天空。
很多人,没有见过直升机。
这种能够在天空来回穿梭,发出刺耳尖啸的武器,让他们从心底里感觉可怕。
“这难道是神迹吗?
难道是上帝要惩罚我们!”
一个被吓坏了的年轻人,跪倒在地上,一边祷告,一边哀嚎。
愚昧源于无知,和对于所有未知的担忧。
“砰!”
枪声响起,年轻人被打爆了脑袋。
他没有死在爆炸中,却死在了阿曼达的枪下。
阿曼达一改平时办公室形象,换下了性感的短裙和丝|袜,而是穿上了战斗服。
长发在脑后挽了个马尾,显得英姿飒爽。
她面无表情地大步走上前来,对准已经死去的尸体,连开了几枪。
“传播谣言者,死!”
“不服从命令者,死!”
“畏战者,死!”
“违反城市管理条例者,死!”
阿曼达冷厉的目光扫视着众人。
她看到谁,谁就深深的低下头去。
紧接着,几十辆经过改装的电动车,载着人在城里的大街小巷中呼喊同样的内容。
这时,站在阿曼达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尽量将呼吸放缓,犹豫片刻,说道:“大人,我觉得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如果违反城市管理条例就要被处死,是不是太严苛了一点。”
阿曼达眉头一皱,冷厉的目光,盯着对方。
“你还记得那场暴|乱吗?”
中年男子脸色苍白,点了点头。